云南富源煤矿致9人遇难,家属各获66万元赔偿


妻子一直守护着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高连云 记者高伟/摄


兴义市人民医院距离黄泥河镇约一小时车程,昨天上午,矿难的两名伤者高连云、王智鹏还在这家医院接受救治中。据跟随记者前往的富源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俊介绍,两名伤者暂无生命危险。

经过多方打听,昨天下午记者找到死者蹇兴辉的家。不过,自称死者家属的多名人士见到记者后当即表示,待赔偿事宜谈妥后才能接受采访。除此之外,其余8名死者亲属的去向目前暂无法确定。

黄泥河镇党委书记叶旭军昨晚表示,9名遇难者的赔偿标准已经敲定,遇难者家属均与矿方达成了补偿协议,每名遇难者都将获得66万元的赔偿,遇难者家属签署善后补偿协议后即可领取。

副矿长:不存在技术问题,估计爆破所致

昨天下午2点,事发矿井当班副矿长亢国理再次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亢国理首先回忆了事发时井下的情况。他称,当天凌晨他带班下井对各个作业面进行巡查。1点06分,事发当时他正在采煤队3班所在的211工作面。

“这起事故是在放炮后发生的。当时掘进队正在对一‘石门掘穿煤层’实施爆破,炮声刚响起就出事故了。”他介绍,“石门掘进煤层”是指矿洞周围布满石头,而煤层恰好斜穿石头,这样的煤层必须实行爆破掘进。“这是符合煤矿开采的相关规定的,这起事故也很可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石头一炸开,夹杂在煤层中间的瓦斯喷涌而出,受压力影响,从而引起风流转动,将进风风力向反方向推进,从而导致新鲜的空气进不去,而里面的有毒气体又因压力顺着通道在矿洞内蔓延,里面的人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出现窒息。

事故一发生,他当即组织211工作面的35名工人紧急撤出了矿洞,而208工作面的39名工人也相继跑了出来。随后,他又再次进到矿洞,赶到了工人们躲炮的地方。就已经发现有数名工人躺在地上,虽然他立即用自救器给他们供氧,并进行人工呼吸,但已无济于事。

事后,他分析,此次事故发生点的巷道长为170米,而爆破员与其他遇难的几名工人至少离爆破点有220米,中间还隔有弯道。每一次放炮,都要进行“三检”,即打引前、装药前、放炮前都要对瓦斯浓度进行检查,达标才能实施爆破。当天实施爆破之前,“三检”数据都是合格的。

“爆破用引线的长度比国家规定的标准长度还要长。这个巷道170米,我们考虑到工人的安全,还增加了50米的弯道线,用了220米长的引线。”

综合上述这些因素,亢国理认为,这次事故前的爆破技术是没有问题的,采取的措施也完全符合相关规定。亢国理还介绍,他在这个煤矿工作已11 年,矿上执行带班领导亲自下井制度也已有4年,各种工作是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执行的,从没出过一起事故。他表示,任何一个煤矿企业虽然有严格的安全制度,也有相应的规章进行约束,但任何人都无法保证不出一起事故。

医院:两名伤者暂无生命危险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贵州兴义市人民医院了解情况。据院方工作人员介绍,两名伤者于16日凌晨3时许送达,诊断为瓦斯中毒。经过救治,伤者高连云生命体征平稳,基本脱离危险,若没有意外,对这名伤者进行为期10—14天的治疗后即可出院;另一名伤者王智鹏于16日21时35分转入ICU,目前生命体征平稳,正在进一步治疗中。

在医院急诊科病房,高连云戴着呼吸机正在输液,从宣威赶来的妻子在一旁照顾。“脚上还是黑的”,见到采访者,妻子揭开被子一角,高连云脚底露出了黑色煤迹。“同村另外5家的人都死了。”高连云的妻子说,事发当天从富源开来了8辆车,将在同村打工的另外5名死者的亲属一起接走了。

不过,到了兴义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一同出门的老乡了。对于死者的情况,高连云妻子表示不清楚详细情况。医生表示,高连云目前状况暂不宜接受采访。记者也无法接触到已经转入ICU病房的王智鹏及其亲属。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