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B记者手记】心在引领着我们前进——记中国打黑记者王克勤在港大的演讲

这次已经是第二次听王克勤老师的演讲了。王老师从事新闻事业已有二十载,作为《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调查记者,王老师视“舆论监督”为己任,选择的新闻视角与百姓息息相关,如北京出租车行业垄断、山西黑煤矿矿主,以及农村的圈地矛盾。此次参加王老师此次讲座的目的之一,便是向他反映CLB目前的几起工人维权案子,希望能够得到打黑记者的重视。


从网上的资料来看,因为他的报道而入狱的违法分子竟有160余人。其主要揭黑作品包括《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2002)、《河北“定州村民被袭事件”调查》(2005)、以及今年三月的《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最近红遍大江南北的“我爸是李刚”案也引起了王老师的注意,并已揭露出了几个门:李刚门——道歉门——封口门——抄袭门——豪宅门——禁报门——测速门——剖尸门。但王老师仍然抽出时间来港大,给一班仍满怀新闻理想的学生们做讲座。看着依旧精神抖擞、谦虚和幽默的王老师,仰慕之情溢于言表。事后从互连网上才知道,王老师已经是港大的访问学者了。


演讲中,不时会受到王老师斗争激情的感染。“人类要清洗自己的罪过,就要大胆讲真相。”采访的“捡垃圾”原则,地毯式搜索,潜伏式采访;写作时的“机器人”原则,准确、严谨的表述。“我时常对我们办公室的人说,要多吃钙片,不要随便就给人家下跪。”二十年来,王老师一直是这些原则的践行者。甚至随着做新闻的日子积累,王老师感到身上的担当越来越大。


这也是大环境使然吧。王老师的报道一向本着对事实负责的原则,不向权贵低头,也因此惹来了上至中宣部、下至地方官员的恐吓、警告,中国经济时报原社长包月阳即因山西疫苗案的报道而被辞退。王老师当然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使自己写的报道哪怕有一丁点儿的失实。“不敢写错一个字。”


课间休息之时,向王老师简单介绍了机构目前在忙的新加坡劳工案,尽管机构帮助维权的仅有头部受伤回国的山东劳工崔兆伟,但根据新加坡调研时收集到的资料,境外劳工维权形式严峻。一是中介机构收取的服务性过高、与劳工签订的协议有霸王条款之嫌;二是劳工本身的维权意识不高,在国内及国外权益受侵害之后缺少维权意识。调研团队碰到的侵权形式包括中介不履行协议义务、境外用工单位强制加班等。其中反映的严峻问题是境外劳务中介缺少政府部门的有效监管。机构的维权律师也向中介所属辖区的人民政府、劳保局发了诉前协调公函,但均未得到有效回复。


王老师耐心的听了这个案子的介绍,但可能是要忙着上课,所以让记者把案件资料发到他邮箱。接下来的下半截课,王老师依旧怀着激情,回述了2005年震惊中外的定州血案。在提问环节,当有同学问到面对冤民们数也数不清的上访材料该如何选题时,王老师的真性情又一次流露出来:王老师也是人,能力毕竟有限。对于那些沉冤得不到昭雪的上访民众们,王老师也一样满怀愧疚,内心受煎熬。


王老师一口气讲了3小时20分钟。同学们听的意犹未尽,而王老师的课件也才讲了一半多一点。“努力了,不一定会改变;不努力,一定不会改变。”王老师这句话现在仍然回响在耳边。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