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名工人赴成都讨薪遭殴打 全国劳模被一拳打肿


1


被打伤的工友躺在地上



现场行凶指挥者 视频截图由东泰公司提供



昨日,红旗河沟东泰公司,大家关心陈汝强(右下)的伤势 记者 邹飞 摄

1
        再过10天,春节将至。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优秀农民工,重庆钢筋工陈汝强,还奔波在讨薪路上。

        爲讨回自己被拖欠了一年多的3万元工资,他在1月28日与其他24名工友一道,赶到成都中冶成工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成工”),孰料在公司门前,就和中冶成工的保安等人员发生冲突。冲突当场,陈头部被打肿,而另外4名工友也不同程度受伤。

         “10余名保安抡板凳打人”

        昨天,已经回渝的陈汝强告诉记者,1月28日上午10时左右,他和其他24名农民工代表一道,来到位於成都市成华区双林路222号的中冶成工,打算讨回自己被拖欠的工资。陈和工友所在的重庆东兆长泰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泰公司”)还专门派出法律顾问随行,希望这样能使讨薪更加顺利一些。

        “我们走到公司大门口时,被一群保安拦了下来。我们只好派出5名代表,到16楼找该公司负责处理此事的韩峰谈判,结果他不在。”陈汝强介绍说,后来公司的另一位领导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但接待归接待,谈及陈汝强和工友们最关心的欠薪问题,“他说欠薪一事不属於他的管理范围。”

        “没有任何结果”,工人代表打电话告诉了守在大门口的其他工友,工友们一听就很生气,觉得大老远跑来,怎么一句话都没有。

        陈汝强回忆说,后来工人们情绪有些激动,他们到附近去制作了一条“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回到大门口刚准备拉开。这时候,陈听到保安队长一声令下,“10余名保安冲出来抡起板凳就朝著工友砸。”

        工友郑波和黎才付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描述了同样的场景。

        DV记录农民工受伤一幕

        昨天上午,记者在位於红旗河沟的东泰公司,看到了由其提供的一段DV视频。画面上一名红衣男子躺在车牌号爲川-A7722警的110警车前,后颈部鲜血直流,双手也满是鲜血,他痛苦地在地上翻来滚去。

        另一名工人则蹲在地上,护著受伤的手,表情十分痛苦。画面中,几名警察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一名穿大衣的年轻保安吐著烟圈,现场一片嘈杂。

        东泰公司总经理刘维强称,这段DV视频是公司一名在现场的员工拍摄到的,那名红衣男子叫姚勇,蹲在地上的是黎才付。

        陈汝强介绍说,事发时中冶成工的保安抡起板凳首先朝姚勇打去,姚被打了两次后倒地。当保安正准备再次抡板凳打姚时,黎才付一个箭步冲过去,用左手挡住板凳,结果他的手被打伤。

        陈说,保安竟然还要殴打已经倒地的姚勇,工人郑波见状去挡板凳,凳子被打断了,郑的额头也被打破了,左小拇指被打成骨折。

        陈汝强头部被一拳打肿

        说到自己受伤的情景,陈汝强至今仍心有余悸。他说,当他看到保安冲出来时,正想去劝阻他们,站在身旁的保安队长突然挥起一拳,击中了他的头部右侧,“当时我一阵头晕,差点跌倒在地。”被打后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摸,立即就发现肿起了一块。

        陈汝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时至今日,头都还是晕的,好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

        东泰公司总经理刘维强说,公司还有一名姓黄的员工被打伤。事发后,中冶成工垫付了1000元医药费,东泰公司也支付了2000元,受伤较严重的姚勇和黎才付被120送到附近医院诊治,其余工人伤势较轻未入院治疗。





陈汝强传授工友扎钢筋技能 (资料图片)



事发地成都中冶成工

1
        中冶成工承认“发生抓扯”

        那么,中冶成工一方说法如何呢?昨天,记者联系上了中冶成工的韩峰,他称自己当时幷不在现场,是事后才得知双方“发生了抓扯”。

        记者昨天要求中冶成工当事保安说明现场情况,但韩峰始终不愿安排当事保安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了解到,冲突发生后,当地双桥子派出所闻讯出警。昨天,该所教导员陆士雷证实说,他们当时接到报警后,所里值班的王副所长迅速带民警赶到现场进行处置,幷把双方当事人带回所里做了笔录,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人物介绍: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陈汝强


        陈汝强,男,37岁,涪陵区新村乡人。2006年9月12日,他在全国建筑业职业技能大赛钢筋工决赛中获得了三等奖,同时被建设部授予全国建筑行业技术能手称号,这是当时重庆市唯一的获奖者。2007年4月,他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5月获重庆市首届“十佳农民工”称号,2008年被评爲“全国优秀农民工”。2009年7月,他参加了中华全国总工会组织的千名劳模北戴河休养活动。

        原委

        中冶成工欠110万元劳务费?


        昨天,东泰公司总经理刘维强告诉记者,2008年初,中冶成工在重庆接了一些宿舍楼及食堂建设工程。因生産需要,东泰与中冶成工接洽,承担了总工程中的基础、主体及内外装饰工程劳务。同年6月,东泰公司组织陈汝强等农民工进场施工,陈汝强一直担任钢筋班班组长。

        钢筋工程於2008年11月份完工,但陈的劳动所得近3万元一直没有拿到手。刘维强称,宿舍楼工程於2009年4月10日全部竣工,幷已交付给业主方使用,业主方早就把工程款全部支付给了中冶成工,中冶成工至今欠著东泰公司110余万劳务费。

        据刘维强介绍,东泰公司和中冶成工争论的焦点是,双方在计算方法上有出入。东泰坚决要求按合同执行,而中冶成工则要求以设计图纸爲准。“如果按中冶成工的算法,存在近4000平方米的差距,涉及劳务费近100万元。”

        刘维强称,双方争执不下后,重庆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总站给东泰公司发函称,“一区一层和二区一层的架空层应计算建筑面积,但屋顶构架不计算建筑面积。”

        记者昨天看到了这份公函。而刘维强说,若按公函确定的这个办法来计算,中冶成工依旧欠他们110多万元劳务费。

        公司催不回欠款 农民工去谈判

        昨天,中冶成工的韩峰否认了欠东泰110万元的说法,只称“这里面很复杂,我们双方正在进一步协商解决。”他还告诉记者,目前成都市清欠办和成华区政府已介入调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按理说,陈汝强等民工被拖欠的工资,应由其所在的东泰劳务公司支付,但东泰公司总经理刘维强表示实在是有难处。他告诉记者,自2009年4月以来,他们公司电话向中冶成工催款不少於30次,但每次对方总是找各种理由进行搪塞。他说,2009年12月16日和今年1月8日,东泰公司曾两次发函给中冶成工进行书面催款,但对方一直不理。

        “我们把公司的难处告诉工人,眼看年关到了跟前,他们很著急,就要求亲自去向中冶成工讨回欠款。”刘维强说,这才发生了工人前往成都一事。

        陈汝强等工友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赴蓉讨薪的理由,他们认爲道理非常简单:工人们确实爲中冶成工付出了劳动,年跟前却拿不到钱,他们就应该去成都找中冶成工谈判。

        “谈判不成,却发生这样的事情。”陈汝强说,钱没讨到一分,身体还受了伤,大家现在都很难过。

        陈汝强等农民工能否在节前拿到应得的工钱?殴打农民工的凶手能否绳之以法?我们将继续关注。

        首席记者 黄平

1

来源  :  2010年02月04日    重庆华龙网

1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