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农民工因讨薪被包工头杀死 包工头已经被刑拘


1
[提要] 2月3日,河南郑州市圃田乡乡政府大院内发生民工讨薪被包工头杀死案件,事件是因包工头克扣民工工资引发,包工头称自己没钱,三人发生争执。口角中,包工头用刀将讨薪的两名农民工杀害。目前,包工头已被刑拘。[网友热议:春节临近 讨薪难]

        包工头刀捅俩讨薪农民工 俩农民工殒命包工头被拘

        昨天上午8时30分左右,中牟县圃田乡政府附近的居民,被大清早的吵闹声所惊扰,吵闹声来自乡政府的大院内,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居民纷纷循声聚拢过去。

        今报记者 陶醉/文 袁晓强/图

        现场 乡政府大院被戒严

        昨日上午11时许,记者赶到位于郑州市东郊的圃田乡政府大门前。在建中的乡政府大门外围了上百人,五六辆警车停在那里。

        围观群衆称里面有人死了。记者刚靠近现场,就有近十名工作人员拦住记者。一名自称是乡政府工作人员的男子称,郑东新区刑侦二中队的警察正在办案,现场已经被戒严,不方便记者入内。

        记者远远地看到,大院的西南角已经拉上了警戒綫,身穿制服的警察和法医,在警戒綫内忙个不停。

        一名围观的市民告诉记者,该乡政府的院门和内部的大楼都在修葺中,已经进行了20多天。“听说里面有人打架了。”这名市民告诉记者,这次“打架”事件里的人,都是在这里修葺政府大院的民工。其中一名民工已经被带上警车拉走了。

        记者来到政府大院西边的一个小巷,在一栋3层的居民楼房顶看清了乡政府大院内的情况。两大摊的血和倒在地上的两个男子,让记者看了心悸。警察和法医正将倒在地上的两个男子一一抬上担架,送上一辆面包车。

        目击者说 “包工头杀了两个民工”

        “上午8时30分左右,我刚起床,就听见外面有人争吵。”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市民告诉记者,“我爬上这个楼,看到两个男的正在和一个男的吵架。”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单个的男子不知从哪里拿了一把刀。“那两个男的看见他拿刀了就想跑”。

        持刀男子先抓住离他近的黑衣男子,抹著脖子就是一刀。“刺啦一声,那黑衣男子跑了两步就趴在地上不动了”。然后穿花衣的男子捡起地上的砖头想要反抗,持刀男子见状就捅了他一刀。“那个穿花衣的男子倒在地上的时候还喊救命,让先救穿黑衣的男的,他也没想到自己被伤到了要害,很快也没声了”。

        证实 俩农民工确实因讨薪被包工头杀死

        昨天中午12时许,圃田乡政府办公室侯主任向记者证实:两名倒地男子已死亡。

        记者了解到,行凶者是名包工头,姓吴。两名死者中穿黑衣者姓杨,穿花衣者姓朱。侯主任还告诉记者,这个事情是因包工头克扣民工工资引发的。“那俩民工去找包工头要钱,包工头说自己没钱,三人就发生了口角”。侯主任告诉记者,口角中,包工头不知从哪里拿的刀,将他俩杀害。目前,包工头已被刑拘。

        这样讨薪才有保障

        讨薪遇困求助政府 多部门伸手帮忙


        见习记者 王俊生

        今报平顶山讯 “我们近400名农民工辛苦干了一年,到头来却拿不到工钱。”昨天,一位农民工朋友向记者求助。

        据了解,农民工说的工地是平顶山市润天房地産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润天地産”)开发的一个住宅小区。其间,重庆市天字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字公司”)通过招投标,获得了该小区工程的建筑合同,幷和河南金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金辉公司”)签订了劳务分包合同。

         2009年4月,通过金辉公司介绍,400名来自信阳的农民工进入工地施工。天字公司和金辉公司约定:在主体结构封顶后,按已完成建筑面积的90%支付款项,且工程款必须拨付到金辉公司指定的账户。

         “但主体结构封顶后,天字公司却不按合同规定支付本该支付的300多万元工程款,金辉公司也就没钱给我们发放工资。”采访中,53岁的信阳农民工老胡说。

        昨天上午10时,平顶山市新华区政法委有关负责人会同新华区劳动监察、建委及辖区办事处等部门,召集润天地産、天字公司、金辉公司负责人及部分农民工代表,就此事召开现场协调办公会。

        截至17时,工资发放问题未达成一致,但有关负责人称,一定会尽快落实每位农民工的全额工资。

        如此讨薪爲哪般:

        儿子欲跳楼帮父亲讨债 与警方僵持3小时被救下(图)

        上百农民工讨薪堵路 知道违法但迫不得已(组图)

        农民工艰难讨薪遭报复 爲了70元失去一个肾(图)

        保护农民工:

        全国总工会:暴力对待农民工讨薪将被严惩

        评论:农民工讨薪何时不再成爲年关热闻?

        对於我国职能部门来说,机构繁多,人员臃肿基本已成国际常态,什麽工会、劳动保障部门等等机构繁多,照理说,这些部门都有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义务和责任,都有要求企业执行国家劳动法规的标准和要求。但是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农民工维权难的现状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改善,权益更谈不上得到了有利保障,合同没签的照样没签,工资拿不到的照样拿不到,患上职业病的照样自己掏钱治疗……如果这些有相应管辖权的部门真的做到了恪尽职守,多方联动,真正意义上的爲民著想,爲民解忧,农民工讨薪现象真的会长盛不衰,成爲每年年关必发一次的社会病?[详细]

1

来源  :  2010年02月04日  大河网

1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