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就业权纠纷胜诉第一案,职场歧视维权的新途径

10月28日,平等就业权纠纷案件在珠海迎来了第一起胜诉。41岁的樊女士在珠海英利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今年2月20日,她发现自己怀孕并告知单位领导,谁知当天下午就被通知“不用来上班了”,个人物品也被“扔”在了门卫室。其后,樊女士以物业公司侵犯其“平等就业权”为由向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最终判决樊女士胜诉,物业公司须作出书面赔礼道歉,赔偿孕期工资损失2064元、未休产假工资损失1875元、精神抚慰金1万元。

“平等就业权”是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1日起新增的民事案件案由,这一改动有望让《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就业法》所规定的劳动者平等就业和自主择业的权利,不因民族、性别等原因遭受歧视在司法层面得到进一步保障。本案中,法院结合樊女士的情况对“平等就业权”做出了进一步的解释,其认为“平等就业权”的保护范围不仅仅限于招录过程中,也包括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劳动者被平等对待的权利。本案中,物业公司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以怀孕为由将其辞退,属于在履行劳动合同中的歧视性对待,构成对樊女士平等就业权的侵害。

在平等就业权被列为民事案件案由之前,孕妇在职场中面对以怀孕为由的辞退,乃至劝退、威胁、调岗等形式的变相辞退,只能通过劳动争议程序来处理——以非法解除劳动关系为由申请劳动仲裁,不服劳动仲裁裁决结果者再提起诉讼。新的案由使遭遇歧视的劳动者可以跳出劳动纠纷的框架,以《就业促进法》《妇女权益保障法》中所规定的权益受损为由,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

过往的案件中,遭受歧视的劳动者也经常提出精神损害赔偿的要求,但因相关劳动法律法规并没有精神损害赔偿的保障,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及法院对此项请求往往不予采纳。将平等就业权纠纷归入人格权纠纷之下,这一转变意味着法院将就业歧视视为侵权行为,因此,劳动者不仅有望获得工资、生育津贴等一般劳动纠纷案件中涉及的赔偿,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也更易得到满足。

但本案中,樊女士一面申请劳动仲裁,一面进行民事诉讼的情况也让我们不得不考量,平等就业权适用民事诉讼程序是否真的给劳动者带来了便利。当劳动者遭遇职场歧视,并同时面临被辞退的情形时,劳动者需要一案两诉,同时提起劳动仲裁申请和民事诉讼,才有望获得比较全面的救济——通过劳动争议解决程序寻求非法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赔偿,与此同时,通过有关公平就业的民事诉讼寻求赔礼道歉、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补偿。因此,对于遭遇歧视并遭到辞退的劳动者来说,走两套法律流程很可能意味着更大的成本,寻求补偿的路径也变得更复杂。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