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零工资仍坚持完成赛季:敬业的中乙足球员终于群起维权

10月中,中乙两间球队福建天信和湖南湘涛相继爆出拖欠工资,几十名年青球员拉着横幅要求俱乐部解决工资和奖金问题,请政府出面解决。这已经是今年第六和第七间爆出拖欠工资的中乙球队了,究竟是什么原因令这些球员不得不抛下足球训练去讨薪呢?中国锐意发展的足球产业为何最后却使球员落得集体维权的下场?

球员被俱乐部和政府一再欺骗

据福建天信球员在微博透露,他们被俱乐部拖欠工资的事情已经持续6个月了。 10月11日,数十名球员来到晋江市人民政府门前,拉起横幅抗议企业拖欠工资。球员说︰“沈文策(福建天信投资老板)联合晋江市体育局、晋江市政府欺骗球员!和我们球员说晋江文旅接手球队,其实压根没有这样的事情。在这六个月中我们球员没有闹过任何事情而且也打出这样的成绩,试想一下一个普通人六个月没有任何收入会过的怎么样?我们也是距离联赛已经临近结束,实在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我们寻求政府的帮助无人接待,甚至要撵走我们!”

福州天信的球员说得一点也不错。翻查一下赛果,即使被拖欠工资6个月,球队在中乙联赛南区最后仍排在16队中的第7名,成绩算是不错了,可见球员对企业和球迷也是仁至义尽。当天晚上,俱乐部跟他们开会,承诺政府领导已经找了老板沈文策,政府会提前支出500-700万资金用来发放球员拖欠的工资奖金,条件是球员要删除微博。球员们为了生计也只好就范。

不过,政府和俱乐部拟出这项说法乃是因为当时赛程还没完结,希望球员能继续完成赛事。结果,10月14日,敬业的球员完成了赛季最后一场比赛,更击败了对手。但翌日当球员找市长、副市长沟通开会解决欠薪问题时,出现的却只是体育局局长!甚至将之前的承诺全部否认了,所有球员教练员于是坐在晋江市政府大门口,要求解决问题。

(图片来源:微博)

一年零工资 为延续俱乐部历史留下来

另外一队爆出拖欠工资的球队湖南湘涛的情况则更为严峻。 10月21日,三十名湖南湘涛一线队队员及工作人员来到股东科力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门前抗议,要求俱乐部对欠薪一事给说法。

原来,从去年10月至今,湖南湘涛俱乐部便没有发放工资和奖金,导致大部分主力都离队了,球队遇到前所未有的运营危机,险些便使13年历史的俱乐部解散。不过,仍有一班球员留了下来,他们说︰“出于对湖南足球的热爱和对湖南球迷的感情,在俱乐部确定参加2019赛季中乙联赛后,我们选择了坚守。在球队流失大部分主力的情况下,我们仍然完成为湖南足球保住职业联赛参赛资格的目标。”

不过即使员工含辛茹苦地完成了整个赛季,回基地训练了一周等待领导的消息,却没有高层露面。球员到总部拉横幅也没人理会。球员指科力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共拖欠湘涛全体队员、教练组成员奖金290万、工资约1710万,总计约2000万左右。

足球事业资本化 球员待遇受企业条件主宰

2019年赛季的中乙球队里,湖南湘涛、福建天信、吉林百嘉、南京沙叶、宁夏火凤凰、云南昆陆、大连千兆均先后被曝出球队欠薪,球员集体讨薪。中乙联赛的运营问题引起了大众的热议。

长期研究足球历史的大卫·哥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在《足球是圆的:一部关于足球狂热与帝国强权的全球文化史》一书里提到,由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宣布“改革就是硬道理”,将放眼于创造一个资本主义式的工业经济后,足球也乘上了变革的浪潮:

“顶尖球会断绝与军队、铁路局等旧国营机构残余的纽带关系,改与地方政府和地方企业打造新商业同盟。球会合法改组为企业,掌控门票收入、广告、赞助和电视转播权利金。中国足总的收入在十年内增长五倍,球会预算快速倍增,顶级联赛的球员薪资一度与中产阶级公务员相差无几,但至一九九八年已经比公务员高出二十倍。”

中国足球事业的资本化除了使黑哨、外围赌博等问题更为严重,球员的待遇也日益跟企业的市场竞争扯上关系。球会要得以生存,首先得看背后企业的财政能力,其次便由门票、广告费等一系列收益决定。结果,不同层级的球员处境差异愈发悬殊。一方面,中超球队由地产商入主,再通过上市实现进一步资本化得到更大笔的资金,从而支付高额年薪和吸纳外籍球员;另一方面,中乙球队的东家则在市场经济中匍匐前进,在自身企业难补的情况下弃俱乐部的球员不顾。

经济下行 造就由中产下流的球员

以拖欠工资一年的湖南湘涛为为例,熟悉中国足球发展的评论员指出,科力远集团总资产负债32.24亿,负债率49.71%,其中流动负债占比48.48%;上半年,科力远总营收近8亿,但实际亏损超过1.6亿。事实上,这家新能源企业高度依赖地方政府的补贴以度日。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下行,盈利能力有限的企业能否继续支撑二、三线球会也是一个问题。要在自身企业外开辟一项完全不同的业务并不简单,尤其是即使乙级联赛球员的薪金也跟城市中产相近。网上评论便指︰“福建天信的球员们半年的薪资是600万元,全队上下薪资开支是1200万元,还不包括教练领队后勤人员的薪资。如果加上比赛交通食宿费用、训练比赛场地费用以及杂项费用,确实一年没有2500万至3000万元,无法经营一支像福建天信这样的中乙队,而一支中乙队一年的赞助投入可以说完全的杯水车薪。 ”

中国乙级联赛足球员的前景实在令人担忧。收入水平贴近中产的他们,也将随着经济发展的波动而面临欠薪、失业等问题。今天还可能有相对优渥的生活,明天难保便要联合起来夺回应得的工资。不过,这群敬业的足球员还有一大  班愿意支持他们的球迷。在企业运营有问题时,足球员和球迷会是时候为球会曾经奋斗过的历史团结争取更大的利益。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