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B专家点评:富士康江西工厂工人罢工要求加薪

1月10日,网络上陆续有富士康旗下的江西新海洋精密组件有限公司的工人发布罢工消息。据IBTimes中文网报道,当天约1000名江西富士康工人罢工,抗议工资太低、加薪不平衡、伙食差以及管理太过严苛。他们希望能通过罢工获得与公司管理层的对话机会,在诉求无法满足后便在第二天上街游行封路抗议。

涉事的富士康公司在其招聘信息中称,其基层员工月基本工资为1600~2200元,能够享受空调车间和食宿补贴。但一位周姓员工在表示,公司所谓的“食宿补贴”是无中生有的事。真实情况是伙食很差,每天还要从工资中扣除每顿9元的餐费。公司也会从员工每个月的工资中扣除80元房费,缺少卫生设施的宿舍情况糟糕,7人共挤一室是常态,有时甚至可能住进十来个人。由于厂区很大,治安情况也让人难以满意,员工的代步工具经常会被偷走。

该厂工人对中国劳工通讯记者表示,罢工发生后,厂方要求工人派出代表协商,11日当天,工人集体没有上班。

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专家认为,富士康以产品、工艺需要保密为由,实现封闭式管理,外界很难即时了解它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富士康有近百万雇员,如果考虑到他们的家属,涉及的人就更多,这种情况令人担忧。从2009年底到2010年初,在短短的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富士康在深圳的企业有十多名员工跳楼自杀。富士康当时在舆论的压力下,做出了加薪、改善工作环境的承诺。但由于富士康军事化管理,对外封闭,除了学者、非政府组织的若干结论不一的调查报告外,我们并不知道富士康资方究竟是否兑现了其承诺。从最近富士康所属的企业,特别是内迁的企业发生的系列工人罢工的事件中,我们能看出,富士康并没有兑现其承诺,工人的工作、生活状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坏得多。

我们知道,富士康工人不但劳动强度大,动作如机器人般是整天的单调重复,而且生活枯燥,除了保安的监视,据反映企业还鼓励工人相互监视。下班后、周末也几乎没有私人生活的空间。媒体有报道说富士康的工资比别的企业的一线工人高,即使真是如此,工人没有尊严、没有地位,没有除工作以外的私人生活和情感生活,没有真正的娱乐和休息,这是最大的痛苦。

去年富士康在武汉、烟台、深圳、郑州、成都、宁波等地发生12起因薪酬、迁厂、管理方式粗暴等问题而引发的罢工或骚乱。工人的产业行动反映出:1,由于成长经历、家庭经济负担以及社会大环境的不同,相对于父母辈农民工,新生代工人对于采取罢工行动争取合理待遇的恐惧正逐渐降低;2,包括富士康在内的企业雇主并没有意识到这一转变,仍然以一成不变的方式管理新生代工人;3,现实中缺乏企业劳资理性沟通和谈判协商的制度,以至工人有诉求只能通过罢工的形式提出。

富士康工人的系列罢工还告诉我们,指望苹果、惠普等跨国公司、国际“企业社会责任”组织的调查、施加压力来解决富士康的问题是远远不够的。在过去一年中,由于深圳富士康工人的呼吁,外界的关注,深圳富士康的用工环境才得到了更加广泛的关注。

要改善富士康工人的待遇,更进一步来说,要改善中国工人的权利状况,最重要的是工人要行动起来。另外,法律和政策环境必须得到改善,使参与争取权利行动的工人和工人代表们能够依法得到保障。更加重要的是,要形成工人和工会的良性互动,使工会成为工人维权的组织资源,使工人进入工会成为工会的基础力量。换句话说,建立企业集体谈判制度,才是工人权利保障的根本出路。只有这样,才能从制度上建立相互尊重的劳资关系,工人权利才能够得到更有效的保障,企业工人也会更加稳定,同时也有利于政府的社会管理。

-0-

 

媒体联络:詹妮 +852 2780 2187 +86 147 1567 9169 jennifer@clb.org.hk

关于我们: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是一家1994年于香港成立的公益机构,致力于通过法律诉讼保护工人权益,同时推动工人与工会的良性互动,建立企业集体谈判制度。我们关注研究的领域包括(但不限于)集体谈判、尘肺病、劳务派遣、新生代农民工、煤矿安全生产等,并定期发布劳工权益相关的研究报告及时事评论观点。

CLB接受媒体采访:

南方周末:中国司机在新加坡集体罢工维权被控“非法”
华尔街日报:鸿海代工厂存在劳资问题,工人称不改善待遇就不上班
南华早报:美回迁制造业对华影响甚微
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GDP增速放缓 中国“穷二代”陷职业困境

欢迎内地朋友通过以下方式与我们互动:

QQ: 1497801399

腾讯微博@工人小萝莉

新浪微博@工人小萝莉-

CLB劳工权益保障研究系列研究报告免费索取地址:jennifer@clb.org.hk 

2012年中国内地工人群体事件地图:http://numble.com/PHP/clbmapc.html

Section: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