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无所依:一个贫困县环卫工人的社保困局

106名已过退休年龄的环卫工人每天起早贪黑打扫卫生,却没有“保障”(南方周末记者 陈垚/图)

干了8年环卫工作的罗翠兰死了。时年67岁。

死前的第四天,新宁县环卫所找罗翠兰和另外两名老环卫工谈话,如果再闹,他们可能会丢工作。虽然每月不过一千多元工资,起早贪黑的罗翠兰他们还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对于这些六旬老人,如果不靠扫地,几乎没有其他谋生能力。而让环卫所不满的,是他们为了争取那份在他们看来本该都有的各种社会养老保险,四处上访。

新宁县位于湖南邵阳市,如果四年前崀山没有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这个省级重点贫困县很难找出多少与众不同之处。环卫工每个月一千元的基本工资,自然是留不住年轻人,于是老年人成了“主力军”。当地环卫所没有跟他们签订任何用工合同,自然也没有医疗、工伤、养老等社会保险,这样的老无所依,新宁县绝非孤例。

旷工“维权”罚款20元

2014年9月28日,确认三人都不在上班,李俊鹏开始了与罗翠兰她们的第七次谈判,与以往不同,这次谈到最激烈时,直接提到了罗翠兰他们的工作去留。

谈判后第四天,罗翠兰突然离世。

对于罗的死,李俊鹏有些意外。李是新宁县环卫所所长,管理着全所74名正式员工和186名临时环卫工人,这些工人中已过退休年龄的有106人。环卫所没有和他们签订任何用工合同,也就没有医疗、工伤、养老等各种保险。

另外80人,到法定退休年龄时能满足15年工龄的42人,不能满足15年工龄的38人。主管环卫所的县城管局12月11日表态称这80人可按有关规定为其交纳养老保险;至于超龄的106人因政策原因无法交纳养老保险。

但环卫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也很难给这80人办理社保,理由是如果给他们办了,其他老人肯定会也要求办理,到时候反而影响稳定,索性全都不办,等最终想出一个两全的办法一块打包解决。

罗翠兰是一百零六分之一,他们多次来找李俊鹏的原因就是要求得到这些他们应得的权利。事实上,罗翠兰们出头来找所长,也是出于无奈。

早在2011年,已经无从考据是谁第一个发现劳动法的存在,这些环卫工人意识到自己作为劳动者的权利。平日里就爱管事的张晚生被大家推举出来,作为代表去争取他们的养老保险,八十多位环卫工人每人凑了20元给张等三人作为活动经费,逐级上访。

他们向县里、市里写信,甚至试着去直接找来县里考察的某省领导,但被环卫所阻止。最激烈的一次有三十多名工人用垃圾车堵在了县委大门,最后的结局却是凡在工作期间参与闹事的工人,每人因旷工被罚款20元。相当于大半天的工资没了。

不过环卫工人的行动还是有了回应,市领导批示要认真对待环卫工人的诉求,环卫所给他们涨了工资,从2011年的每月750元,到2013年的每月900元,再到2014年的1000元。

除了基本工资外,每个环卫工人每月还会有200元奖金,2014年还新增了消暑补贴和取暖补贴,给适龄工人办了工伤保险,超龄工人也给买了意外伤害险。

然而工人们并不满意,因为他们在县里负责小区卫生打扫的同行每月工资是一千八。新宁县的环卫体系分两部分,城区街道由环卫所负责,而小区的环境卫生则由社区物业雇人打扫。

李俊鹏解释称小区的环卫工人是承包制,需要24小时对所承包范围的卫生负责,而环卫所的工人是两班倒,小区的清洁工人一个人做了两个人的活,工资自然高。

只有一个选项的选择题

虽然有人不满意,但牵头的张晚生却不再出头了。张晚生从52岁做环卫工人至今已有9年,他的爱人也是一名环卫工人。张之前曾在煤矿当工人,2013年因为肺病做手术,休息了六个月。

他因此得到了2014年4月份湖南省住建厅给全省41名困难环卫工人发放的环卫特殊困难救助金。不过,因病休假六个月,环卫所至今给了他三个月工资,还拖欠着2800元未给。张晚生觉得自己好好表现,不再闹事才有可能要回剩下的2800元,“再闹也不管用”。

张晚生的突然不闹,让罗翠兰觉得张晚生与环卫所达成了某种“暗箱”协议,于是她和朱小华、蒋春桃三个人扛起了“维权大旗”。从5月份起她们前后七次找到李俊鹏反映情况,利用下班时间在大街上找其他上班的环卫工人,寻求更多人在他们的控告书上签字。4天时间收集到28个人的签名,这封控告信连着28个签名的照片被传到了当地门户网站上。

都已年过六十,罗翠兰等三人也很清楚自己已不符合社保参保条件。据李俊鹏回忆,9月28日那天,三人向他摊牌,如果不能办社保,那就应该把相应的钱给她们,她们争取了这么久一无所获说不过去。

李也把所有话如实相告,如果因为双方闹得不愉快,她们离开了环卫所,“现在这个年纪,到其他地方去,也没有人会要你。如果不尊重事实,下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蒋春桃们并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对于这些六旬老人,几乎没有其他谋生能力,如李俊鹏所说,只有扫街没有技术含量,只要能拿得动扫帚都可以干,虽然工资不高,但对于老人们来说很难有更好的选择。

这些习惯节俭的老人哪怕身上的环卫服的反光条早已磨光,也不想换新,而是把环卫所发的新制服整整齐齐叠放在衣柜里,舍不得穿。考虑到他们上路清扫的人身安全,李俊鹏想出了一个办法,工人每领一件新制服必须拿一件旧的换。

即便这样,李俊鹏还是想辞退他们,但很难找到其他人来做这份工作。据环卫所给罗翠兰他们的一份书面回应显示,环卫工作相对其他行业来说工资偏低,造成聘用年轻的环卫工人难,留住年轻人更难,环卫工人年均人员流动量达35%左右。这个数据虽然在近些年有所改善,但还在15%左右。

李俊鹏称,正是出于这样,环卫所只能遵循双方自愿的原则,通过口头约定的方式,聘请临时清扫保洁工人,而没有正式签订劳动合同。

他认为,现在罗翠兰们想要劳动合同,无非是想获得劳动保障,但是签不签一样,“不能给他们解决的还是解决不了,该发的钱我们都一定要发”。

罗翠兰们想要钱,环卫所最缺的恰恰也是钱。作为一个贫困县的环卫所所长,李俊鹏常挂在嘴边的是“环卫所是差额拨款单位,一年的财政拨款只有五百多万”。准确说是581万,这笔钱需要养活74名正式员工和186名临时环卫工人,还需支付一年的环卫设备等其他支出。根据2014年新宁县政府工作报告,2013年的财政总收入是6.17亿元。

雇年轻人拍照获补助

每到年末,李俊鹏只得通过申请公益性岗位补贴资金弥补财政不足。按照湖南省的标准,补贴标准为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60%,这样186名工人能为环卫所争取到120多万的拨款。然而申请这项资金要求所雇用的工人未到退休年龄,环卫所为此不得不找环卫工人的儿女们来穿上环卫服,替他们照相以蒙混过关。

“严格说,环卫所雇用超过退休年龄的老人本身就是违法的。”新宁县人保局副局长伍先石说,这种做法并非新宁县特有的做法,邵阳市其他的县也是这么做的。

作为环卫所负责人,李俊鹏经常找县领导反映环卫所面临的资金短缺、超龄用工等情况,甚至以辞职相要挟,请县政府尽快给予考虑。

据伍先石介绍,全县使用临时工的事业单位并非环卫所一家,如果解决了环卫工人的问题,那其他单位的临时工是不是也应解决?如此一来问题就越来越大。

分管副县长王瑞虎透露,目前,县领导对此事有两种处理意见,一是补齐欠环卫工人的钱,二是直接将环卫工作市场化,这需要一次性支付1000万,目前县领导还没有形成统一意见,“明年肯定会有结果”。

王瑞虎给南方周末记者看了一份县长转给他的报告,其中介绍了同省津市市环卫工作市场化的经验。津市市2013年10月实现环卫工人市场化,政府一次性支付承包费1003万元,中标的环卫公司接收了市环卫处和社区原有的450名环卫工人,并且承诺春节前不辞退一人。保洁员的工资从原来的每月840元提高到950至1800元,劳保福利也得到改善。

王瑞虎本人也倾向于市场化的方式。事实上,邵阳市8县3区1市,除了五个县,其他地方的环卫工作已然都实现了市场化运作。而市场化的方式上一任县长就已提出,但也是苦于需要一次性动用一大笔钱,一时没有下决定。

这也是李俊鹏口中说的打包一块解决的办法,“不可能因为谁闹事就给谁解决”。他还说罗翠兰们的闹事已经影响到工人们的团结,已经有工人向他打电话解释,自己没有签字但名字却出现在了罗翠兰他们搞的联名信里。

蒋春桃回忆,那次谈判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国庆节当天,罗翠兰给她打电话说,她接到威胁,说如果她们再闹就会被开除。10月2上午,罗翠兰猝死在自家菜地。

追悼会上环卫所送来花圈,不少环卫工人也来了,但工人们间的误解仍未化解。“她们就会‘制造事实’,爱上访。”张晚生妻子的一句话很快就传进了蒋春桃的耳朵。

来源:南方周末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