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在去留之间:有关中国广东省东莞女工状况的调查笔录整理报告

在2004年6 - 7月间,"中国劳工通讯"设计了一个对内地女工就业状况的调查专案。在11月至12月间,我们访问了来自广东省东莞市16家工厂(本地私营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和国有企业)和1个非政府组织的30位女性工人和2名男性工人(有关这些工厂的基本情况见附表1)。本报告是根据这次调查的笔录和录音整理完成的。

一、本项调查关注的问题

2004年,一项来自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资料显示,民工短缺在局部地区客观存在,普通劳动力特别是年轻女工相对短缺。企业缺工主要发生在珠三角、闽东南、浙东南等加工制造业聚集地区,重点地区估计缺工10%左右。广东现有的1900多万民工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但该地区正是缺工最为严重的地区。据当地劳动保障部门调查和一些专家估计,目前有近200万人的缺口,缺工比率约为10%。其中:深圳现有民工420万,目前缺口约40万。东莞最近对1.5万家使用外来劳动力的企业进行调查,17%的企业表示有用工短缺,缺口近27万人。福建泉州、莆田两市用工缺口共约10万人。浙江温州等用工较多城市也反映存在不同程度的招工难问题。[1] 这些城市中,集中了来自中国贫穷地区的农民工,在他们中间,女性又居多数。她们的就业状况和生活状况,她们内心的感受和权益的保障意识等等与这种劳动力短缺现象的关系如何,是本调查所关注的问题。

中国在2001年修订了《工会法》,新版的工会法将维护工人权益作为工会的首要职能。进入本世纪之后,中华全国总工会(以下简称"全总")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工会组建运动。这场工会组建运动的目的是在私营企业组建工会并发展农民工入会。全总第一副主席张俊九宣布,截至2002年9月底,全国新建企业工会组织数达到113.4万个,会员数达到4289.0万人;工会基层组织数从1997年的51.0万个增加到171.3万个,工会会员总数从9131万人增加到1.3亿人。[2] 全总在职能和组织规模方面的变化是否对工人的权益保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中国工会法修改之后,工人的权益状况是否发生了变化,在私营企业中组建的工会运动以及组建的工会是否能够代表和维护工人的权益,是本调查所关注的第二个问题。
近年来,农民工的问题成为学术研究的物件和媒体关注的热点,现有的成果与报导已经广泛涉及到中国农民工在私营企业中所遭遇的权益侵害和缺少权益保障的问题。但是,近距离对女性农民工的观察并不多见。这是本调查所希望弥补的缺憾。

由於对农民工,特别是对女性农民工访谈的困难,此次调查所获得的资讯未能完全达到设计的目标。但是,访谈所获得的各种资讯较为全面地反映出了女工们的就业和生活状况以及她们内心的感受。因此,我们愿意将这些访谈笔录和录音整理出来,希望这些"素材"能够为农民工,特别是女性农民工的研究提供些许帮助,并由此引发深度和广泛地讨论。

二、本项调查的方法

本项调查所用方法为深入访谈,调查人在访谈中,还对被调查人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进行了实地观察。鉴於被调查人所有的企业都有严格的门卫制度,且从那些管理方推荐的访谈物件那里难以获得可信的资讯,调查人采用了一种在企业外部的、随机的访谈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在调查初期并不成功,女工们对调查人充满了不信任与惶恐。当调查人试图在工厂周围接近那些正在休息或者下班途中的女工时,她们大多拒绝交谈,少数人虽然愿意回答一些问题,但也都不愿意深入论及工厂的情况。此后,调查人变换了访谈地点,并采用如下方式:第一,在公共场所与正在散步的女工们接触,以不涉及访谈内容的话题打消她们的戒备心理,进而谈及主题;第二,利用女工们在周末出来逛街、购物途中的休息时间,找她们谈话,因为是在公众场合,她们一般不感到恐惧。

通过以上两种手段,调查人获得了希望了解的资讯。但是,在访谈中,可能有三个问题会影响到访谈的效果:第一,这些来自东莞以外地区农村的女工们对陌生人存在高度的戒备心理,她们中间有些人曾经受骗,对陌生人的提问存在太多的疑惑与担忧。在这种心理状态下,即使她们愿意合作并回答问题,她们也可能将一些内心深处的想法隐藏不露。而且,她们对调查人制作访谈笔录非常敏感,担心这些笔录会被传送到厂方,加之部分人对录音更为排斥,致使笔录难以记下全部资讯,这些都进一步影响到访谈结果的质量。第二,因为调查人只能在女工们结伴外出的途中进行访谈,这种没有固定地点的访谈通常无法获得更为详细的资讯。而这种近似小组讨论式的访谈又可能使访谈物件在她们的同伴面前存有一定的戒心,不愿意过多地暴露她们内心的想法。调查人也曾进入女工们的宿舍,去实地考察她们真实的生活状况,并使女工们可以畅所欲言。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多见。第三,被调查人的文化程度较低,对调查中的一些问题难以做出较为全面的答覆;有些人对一些问题,特别是关於她们自身想法的问题,例如,"工作的满意程度"、"对法律的了解"等等,很难做出明确的答覆。

三、被调查人的实际描述

1、工作时间

工作时间过长已经是被调查人普遍的不满所在,同时,她们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工作安排,因为加班是强制性的,既不能请假,也不能旷工。在被调查人所在的16家工厂中,只有来自两家工厂的女工表示很少加班,其他工厂要经常加班或者天天加班。加班的时间从2个小时到8个小时,甚至昼夜加班,长达16个小时(见附表2"广东省东莞女工自述加班情况")。

(工作时间)一般是从7.30至12:00、1:30至5:30,晚上加班,活儿少的时候,从6:30到9:30,活多时,一个月加班26、27次,只有月底可以休息一天。五一、十一、元旦时,把月底那天假放到月初,等於是没有放假。到了4、5月份,活儿不多的时候,就不用加班了。如果要求加班,就必须要加班,不加班就算是旷工,要扣工资。加班太多了,许多人不愿意加班,有几个人曾经因为太累而晕倒(# 1/2)。

有时候一个星期天天上班,一天要干12至13个小时,活多时,经常加班到12点。工厂规定是8点上班,但要求7点半要到操场上跑操,实际上跑操只跑五分钟,剩余时间就到车间上班,中午12点下班,下午从1点半到5点半,然后从晚上6点半加班到10点半,如果赶货,就加班到11点半(13/3)。

必须加班,不加班就算旷工,旷工扣一次要扣三天的工资。有的时候实在太累了,也只好旷工。(#11/3)。

需要注意的是,有的工厂更采取自定工作时间的方式,给工人造成一种"资方体贴工人"的错觉。根据劳动法律的规定,每日工作时间为8个小时,在下例的访谈中,我们了解到,资方将正常的工作时间规定为9个小时,在白班的13个小时中,只有4个小时算加班时间(按照法定的8个小时工作时间,实际加班时间5个小时);在夜班的11个小时中,有4个小时算加班(实际加班时间3个小时) 。根据法定工作时间计算,两个班的合计加班时间为8个小时。而女工们却认为夜班工作时间中,有老板"送的加班时间"。实际上,这"送的加班时间"是白班工人多干的一个小时。

每个月规定工作234个小时(26天 × 9小时),此外时间算加班时间。两班倒,白班从早7:30至11:50、12:30至5:20、5:50至8:30,这13个小时中,有4个小时算加班时间;晚班从晚上8:30到早上7:30,这11个小时也算13个小时,其中有4个小时算加班。老板认为,上夜班的人比较辛苦,所以算是老板"送的加班时间"。一个月换一次班 (#5/2)。

加班与否主要视订货合同的需要,在订货过於饱满或者合同的交货期短的情况下,厂方要求加班,而近年来因广东地区熟练工短缺,导致加班问题愈加严重。

每天工作16个小时,工作时间是从7:30至11:30、1:30至5:30、6:30至10:30,如果赶货,要延长到12:30,中间就会有一次夜宵。这样的赶货加班会延续20多天,就是不赶货,一般每天也要加班4个小时。必须加班,否则要扣工资(#3/2)。

可以说,我们对工作条件非常不满。有活干的时候,要经常通宵加班。没活干的时候,也没有工资。这种针织厂有一半每年有半年没有订货,所以只好玩。今年从6月份到现在,活儿特别多,经常加班到12点,有时还通宵加班。必须加班,不加班算旷工。活忙时连续20多天加班到12点,有人太累晕倒在车间,厂里给送到医院,但是不给付医疗费(#4/2)。

三班倒,早班6:30至2:30、中班2:30至10:30、晚班10:30至6:30。正班8个小时,中间有半个小时是吃饭时间,要是加班的话,每天上12个小时,例如上白班要是加班,从晚上7:30至11:30。只有在忙的时候才加班,不过现在这个工厂有很多人辞工了,所以很忙,就要加班,也不是每天都加班,每周大概有三天。上白班的总是白班,夜班总是上夜班。我们倒是觉得,如果没有事情做,加加班无所谓,但是,上白班的人一加班,就没有什么娱乐时间了,因为晚上要加班,不能出去玩。没有周末,周六上班不算加班。周日上班算加班(#8/1)。

赶货时,经常加班。一个月要加170多个小时的班。从早上8:00上班到晚上11:00,有时到凌晨3:00,有时还通宵加班,第二天还接著工作。今年(2004年)9月30日晚上本来说不加班了,全厂开联欢会。可是到了10点钟,又说有一批活儿要赶,大家只好回车间加班。第二天是国庆日,还要我们加班,我们实在不愿意加,大家都躲在宿舍不出来。主任就找我们,最后,很多人都躲到床底下或者厕所,就是不想加班(#11/3)。

"拖班",可以视为一种变相的加班。有女工反映,厂方的劳动定额太高,难以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内完成,必须占用工余时间完成。更有甚者,厂方在加班时规定必须完成的产量,如果完不成,就只能"拖班"。这两种情况均无加班工资。

加班太多了,太累。主管给定量,加班如果没有完成给的定量,就要拖班,直到做完为止,拖班是不给算加班工资的,而且经常出现拖班现象。有的时候干了一夜,到早上七点半还是不让下班,要一直干到九点半,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所以我们觉得主管真是好残忍(#3/2)。

车间主任是老板的亲戚,狗屁不懂,当个组长都不够格,就会骂人,这个车间就是他的声音大。他给员工定工作岗位,乱定,生产线上的人忙得忙死,闲得闲死。给工人定产量也是乱定,明明一个小时只能做15个,他给定50个,要是做不完,就自己一个人在厂里加班,没有加班费。理由是为什么人家都能完成,你却完不成(#11/3)。

给你定数量,完不成,还要拖班,拖班不算加班,没有钱,大约要拖半个小时到1个小时。有一段时间赶货,产品质量有问题,要求返工。我们从6点半进车间,要干到夜里2点,第二天还要照常上班,这种返工是没有工资的(#13/3)。

在工时远远超过劳动法律规定的加班时间的同时,一部分企业还要通过各种方式克扣加班工资。

(工作时间是)从早上7点到晚上8点半,只算三个小时的加班(时间),即使加班到9:30也算加班三个小时。只有周六上班算加班(#9/2)。

(工作时间是)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11点半,有时时间更长,经常每天加班8个小时,但只算2个小时的钱。我们叫这种加班是"义务加班" ( #10/1)。


在访谈中了解到,并非全部被调查人所在的企业均要求加班。有少数企业的工作时间在劳动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内。

每天工作8个小时,很少加班,忙时最多加班1至2个小时,有加班工资。每周工作五天,有固定有薪假期(#2/2/)。

每天干8个小时,三班倒,7:30至3:30;3:30至11:30;11:30至7:30,很少加班,觉得挺正规的(#12/1)。

2、工资收入与生活费用

在女工们超时工作的同时,她们所获得的基本工资却常年在当地最低工资的标准上下徘徊。在被调查人中,很少有人每月收入能够超过千元,在这些与付出极不相符的工资收入中,加班工资占了三分之一甚至超过一半。中国媒体在近年来连续报导东南沿海地区农民工短缺问题,这个问题与农民工长期工资收入过低有直接的关系,这一点在我们的访谈中得到了证实。

一般是计件工资,也有计时工资,计件单价按不同的工序定,大多为几分钱一件。刚进厂前三个月是试用期,是计时工资,底薪是每月450元,三个月后,是500元。如果是计件工资,不加班每天24元,加班每天30多元,一般(每月工资)800、900元,最多1000元左右。要是计时(工资),更少一些,像装箱、封口的工作是计时的,一个车间有十几个人是计时工人。计时工资算上加班工资,一个月才七八百元,还要天天加班(# 1/2)。

工资是计件工资,如果加班多,比如工作16个小时,每个月的工资最多也就一千元多一点,这要属於那种手脚快,干活卖力气的人,一般人只有700、800元。也有计时工资的,底薪是每月390元(#3/2)。

是计件工资,没有底薪。我做的是粗查工作,每天一般查十来打,一打12件,每打2.2元;所以每天的工资大概在20至30元。计件工资不好,如果做得快了,厂里就要降低工价(注:指计件单价)。有订货的时候,每天拼命加班,工资也不超过1000元,订货少的时候,每月的工资可能只有100、200元。刚进厂时,干得慢,工资只有几十元。(#4/2)。

要是计件工资,在加班的情况下,一个月有900多元,不加班的情况下一个月600至700元;要是计时工资,不加班的情况下是600到700元,加班的话有800到900元。加班费每小时4元(#7/2)。

(夫妻、每人)每月底薪450元,每月工资大约600、700元。生活压力比较大,每月要寄1000元回家(#9/2)。

每个月基本工资450元,加班费每小时三块六毛五。每月扣60元生活费,5元的纸巾费,剩下的工资就只有300到400元,过年回家连路费都不够( #10/1)。

在那家工厂里,我们的工资大概700多一点。经常加班。以前的工资是每小时1.6元,现在是每小时2元,计件的工人除外。每月基本工资大约550元,底薪太低,由於最近辞工的人很多,所以底薪才涨了一点,加班费也涨了一点(#17/5)。

在访谈中,有少数被调查人对厂方支付的工资表示满意,但就她们提供的数额来看,她们所在企业的工资水平与其他企业相比并不高。

根据活的种类来定工资,男女工同酬,有时女工工资还多一些,一般基本工资500多元,有全勤奖。刚进厂时,工资一般在600到700元,以后可以拿到1000多元。厂里包吃包住,年底有年终奖金。过年回家或月底要是没钱可以预支一部分(#2/2)。

罗**(被调查人之一)算是技术工人,刚进厂一天11元,加班工资每小时2.3元,现在长到了每天14元,要是上晚班,有5元的夜宵钱,一个月加起来有800、900元。罗认为,这要比过去好得多了,今年效益不错,有的人做了5年多工,每小时才挣15元。郑**(被调查人之一)是普通工人,刚进厂前3个月底薪是286元,每月挣500多元,之后每月可以挣到600、700元(#5/2)。

底薪每月410元,不加班每月一般有500多,加班每月600多。加班费每小时一块八。这比原来我工作的鞋厂要高多了,原来那个工厂的加班费只有1.3元(#8/1)。

在工资过低的同时,部分企业存在拖欠、克扣工资的问题,不过问题并不像建筑业那样严重。被调查人反映,拖欠时间一般在一个月至三个月。在某些企业,拖欠工资实际上抑制工人辞工的手段,这一点将在附件2(辞工与劳动力短缺:来自东莞女工的一些解释)中谈及。

工资有时不按时发,应当在月初发工资,但总是要拖七、八天才给发,上个月的工资到下个月10号才能发下来。如果不愿意在厂里吃住,每月可以再领120元的生活费,但是生活费已经拖欠了4个多月了(#5/2)。

工厂经常拖欠工资,欠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一个月工资最多500到600元。加班费每小时2元5角。不过老板算的加班费和我们算的总是不一样。有时候用我们拿到的加班费除以加班时间,每小时才只有1元5角,甚至1元。所以有人不想作了(#11/3)。

这个工厂最大的问题就是压工资,一般要拖欠2个月的工资,现在都是12月份了,还领不到10月份的工资。有的工人要寄钱回家,只能向别人先借钱(#13/3)。

被调查人普遍反映的是,厂方严格的规章制度最终以罚款为主要惩治手段,工人们的收入经常被资方以各种罚款所扣除,这样就使本来微薄的工资所剩不多了。

黄**(被调查人)反映:以前在某鞋厂(编者注:该厂也是本项调查的一个企业)做工的时候,工作时间是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10点半,中间的休息时间加在一起只有两个小时。工作中不能走动,也不能看周围,一旦被抓住,就要被罚款(#8/1)。

工厂经常罚款,什么都罚款。上班两个小时休息10分钟,只能在这10分钟内上厕所,如果在别的时间内上厕所,被发现就要罚款。进厂的时候,没有什么培训,就是告诉你什么情况下要被罚款。星期天出去玩,回厂如果超过了1点,就要被罚款,厂里非说是为了保护员工安全。线材掉到地上,要罚50元。在车间里,主管、主任经常和员工吵架,这也要罚款。我们看这个工厂是没有钱了,怎么这也要罚款,那也要罚款呢? (#11/3)

进了这个工厂,就要由他们摆布,罚款是经常的,这也要罚款,那也要罚款。上班的时候要求很严,不能翘腿坐著,说不像工作的样子。如果坐得太累,头仰一下都不成,说不能东张西望的。进车间不能穿拖鞋,如果被发现,就要被罚拖地板,如果不愿意干,就罚款。工人上厕所都要有离岗证,四五十个人就一个离岗证,一次只能一个人去上厕所。如果发现两个人一起去,就要罚款。即使来了例假,也没有例外,没有人管你什么情况。上厕所时间长了,流水线上堆积产品,还要被主管骂,要罚款50元。所以有时一上午都不能上一次厕所。上班迟到一分钟,要罚款;有病,请不到假,晚上不去加班,就罚50元;吃饭时候,桌子搞不干净也要罚款。一个月有的(人)被罚款200多元。一天的工资才15元呀(#13/3)

劳动力短缺也给资方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个别企业开始考虑提供工资水平,有的企业为了留住工人,在停工待料或者生产淡季期间会向工人支付部分工资,并且开始注意工人的生活。对此,工人表示满意。

现在劳动力短缺,为保留住劳动力,今年年底估计会加工资(#2/2)。

现在因为缺少劳动力,厂里怕工人走了,新来了一个经理,这个经理要改善条件,所以我们今后星期天可能会休息了。新来的经理还提出(每个月)多扣了30元,厂里再加一些钱,把伙食搞得好一些。

没有节假日,有活干时,拼命干;没活干时,也要去工厂呆著,每天在那里坐9个小时。听说原来是放假,没有工资。现在为了留住工人,特别是技术工人,所以这样坐一个月也发400、500元(#5/2)。

我们听说,明年会给我们长工资了,(每小时)工资长到2元,我指的是底薪(#8/1)。
一个月上满班可以拿到800到900元,最少也能拿到700多元。如果没有活,不上班也发基本工资。九月份只上了五、六天的班,发了500多元(#12/1)。

中国的私营企业在招工的时候,经常提出的一项允诺是为应聘合格者提供食宿,即所谓的"包吃包住"。这一条件对来自内地贫困地区,远离家乡的农民工来说,无疑具有极大的诱惑力。但是过半的被调查人表示,她们在工厂里的食宿并非免费的,而每月被厂方扣除的食宿费用在她们的工资中占有相当的比重。

(月工资800 - 900元)每个月要向工厂交伙食费68元、住宿费10元、水电费10至12元、管理费10元(#1/2) 。

(月工资700 - 800元)每个月厂里扣伙食费60元,现在扣90元。如果你不愿意在厂里吃饭,可以把90元退回(#3/2)。

(月工资900 - 1000元,视订货情况)每个月要扣伙食费75元、管理费15元(#4/2)。

(月工资600 - 900元)每个月要向厂里交住宿费和伙食费180元(#5/2)。

(月工资700 - 900元)每个月扣住宿费48元、伙食费135元、医疗费用15元(#7/2)。

(月工资600 - 700元)每个月要扣除伙食费135元、住宿费48元、医疗费15元(注:可能是医疗保险)、纸巾费4元,住宿费马上要提到88元(#9/2)。

(月工资450元)每月扣60元生活费、5元的纸巾费(#10/1)。

3、休息、休假和事假、病假

工作时间过长必然影响到工人的正常休息和休假。在被调查人中,大部分人不能享受法定的假日和法定的休息时间。

一个月加班26、27次。只有月底可以休息一天。五一、十一、元旦时,把月底那天假放到月初,等於是没有放假(#1/2)。

没有周六周日,一个月只放一天假,30日发工资,第二天就放假(#3/2)。

每天8个小时正常上班,一个星期工作6天,除周三,六晚上不加班外,其余晚上加班三个小时,星期天休息一天(#6/1)。

要是加班的话,每天上12个小时,例如上白班要是加班,就从晚上7:30至11:30。上白班的总是白班,夜班总是上夜班。我们倒是觉得,如果没有事情做,加加班无所谓,但是,一加班,上白班的人就没有什么娱乐时间了,因为晚上要加班,不能出去玩。没有周末,星期六上班不算加班,星期天上班算加班,星期天只有在没材料做或工厂停电才能休息,不过这样的情况好像我只遇到过两次(#8/1)。

那些能够享受到法定节假日和法定休假的被调查人,在休假期间也没有工资。

产假45天,婚假20天,如果不够,还可以续假5天,更长就没有了,即使是老员工也不行,这些假都没有工资。女工们在这里生了孩子,或者把母亲接到这里带孩子,或者在(孩子)满月之后抱回家,交给父母带(#1/2)。

十一和五一各休息一天,但都没有工资。春节根据订货的多少来定休息长短,活忙时,放10天假;不忙时,放半个月的假,但都没有工资。婚假大概是半个月到一个月,生育哺乳假2个月,不清楚有没有工资 (#3/2)。

五一、十一放假一天,没有工资。没有产假,要生孩子了,提前一两个月走,都不给发工资(#4/2)。

这个厂没有婚假、产假,结婚、生孩子只能先辞工回家,然后可以再回来工厂上班 (#5/2)

五一休息3天,十一休息7天,元旦有时放1天到3天的假,但都没有工资。过年要是请假回家,要扣工资。那些在这个工厂工作时间比较长的员工可能有产假,婚假,因为没有请过,具体也不是很清楚(#6/1)。

节假日按国家规定的天数放假,婚假、产假只有江苏总厂调到这里的才有,这些人一般都是领导,外地员工没有,只能自己请假(#12/1)。

也有两位被调查人谈到,她们所在的企业比较规范,加班少、能够享受到国家的法定假日。

根据国家规定的节假日放假,在这个厂工作一年以上的员工过春节有半个月的带薪假,有3个月的产假(#2/2)。

部分被调查人反映,除非在工厂生产淡季,否则她们难以请到事假和病假,即使获得批准,也有可能被扣工资或者奖金。在连续加班的情况下,女工们体力严重透支,此时,又很难请假休息,有些人不得不采取旷工的方式获得短暂的喘息。

如果请假一天就会扣全勤奖和全天的所有工资(#3/2)。

请假也不能说完全不批,生病了最多可以请一天假,太累的时候,只好旷工。其实旷工很划不来的,旷工一天,除了全勤奖和加班费没有了,还要扣4天的工资。谁出来干都是为了挣钱,不是出来玩的,没有急事,不会请假的。希望工厂能适当允许请假,不要逼工人旷工,只有急事才会去旷工,旷工一次就扣一两百元(#5/2)。

请假可以请得到,但会(被)扣当天工资(#6/1)。

活不忙的时候,可以请到假,但不能连著请假两天以上,请假扣全勤奖30元,星期天请假不扣。反正一个月内只能请4至6天的假,如果请假超过6天,也就是说从第七天开始,就要扣当天工资13元。活忙的时候,很难请到假,最多只能请半天假。(问:女孩子来例假有没有假?) 来例假也没有假,这种情况也没有人请假 ( #8/1)。

要是有订货时就没有什么假期,生病请假如果请不到,只好旷工。生病病得起不来床,主任说,死也要起来,真死了,才给你批假。赵**(被调查人之一)说:"我那一次连续通宵加班,太累了,请假不批,我实在受不了了,只能旷工,旷工扣了100元"。过春节回家,厂里要扣半个月的工资,怕我们回家后不回来了。等到没有订货的时候,就放长假,有时要放半个月,不过没有工资 (#11/3)。

没有什么假期,请不到假。遇到赶货的时候,连病假也请不到。要是病了,厂里的卫生室就给点儿药,让吃一些,坚持一下,如果严重了,最多批准一个晚上不加班 (#13/3)。

4、劳动条件与职业安全卫生

多数被调查人认为,所在企业对女工的四期保护(经期、孕期、产期和哺乳期)极为欠缺。鉴於被调查人大多来自女工比例较大的企业,应当说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也是一个后果非常严重的问题。

经期厂里没有给任何保护措施,不舒服也请不到假。有病很难请到假,除非感冒发烧了才能批准(# 1/2)。

工厂没有任何对女工的保护措施,经期不舒服可以请假,不过请假要扣工资和每月的全勤奖30元。厂里没有医疗保健室。主要是夜里要上班,太累,生病的情况是有的,因为干活太累,有的身体弱的女工曾经晕倒(#3/2)。

没有任何保护女工的措施,经期不舒服不给请假,游**(被调查人之一)说,有一次来例假肚子疼,从早上10点一直疼到晚上9点,找主管请假就是不批 (#4/2) 。

六月份的时候,天气特别热,厂里没有风扇,有6个人晕倒,回到宿舍。老板看了看,说:"在这里休息一下,马上去上班"(#11/3)。

每个月都有几个女工因为太累昏倒在冲凉房里。上次还有一个女工晕倒在车间里,搞得满身都是天拿水。这样的情况也没有送医院,就是让老乡帮助扶回宿舍,休息一下。像这样的情况也只能请到一天假(#13/3)。

部分被调查人表示,在工作中会接触有毒物质,但是没有接受过职业防护的培训,有些企业缺少必要的防护措施。而且这些被调查人通常并不了解她们所处的工作的环境中到底有哪些有毒有害物质。

车间没有毒,就是作手术衣的车间里有很多毛毛,皮肤会过敏。厂里没有安排体检,也没有进行过职业安全方面的培训(# 1/2)。

(问:工作中接触不接触有毒物质?)这也要看是什么车间和工作部门。像彩绘部那些人在工作中要接触天拿水,这种东西有毒,闻久了不好,有头痛的感觉,对皮肤也不好,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也没有补助。没有方法,有些人只好干几个月就走了。我们在的这个车间就没有什么不好(#3/2)。

会出现皮肤过敏现象,皮肤会痒,没有防护措施。请假很难请的到,病假事假都很难请(#4/2)。

这个工厂没有工伤,因为操作中人是不可以靠近机器的。不过为了保护机器,车间里一年四季都要开空调,还要用抽湿箱,这样对人体很不好,因为人体的水分都被抽干了,现在每天都要喝很多水。工作中要接触电子元件,听说有辐射,但是没有防护设备;焊锡线时有松香的味道。听说有些电子厂的工人会出现咳嗽,鼻子痛的症状。厂里从来没有组织进行过体检或者妇科检查。罗**(被调查人之一)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生病很难好,感冒一个多月了,一直不好。郑**(被调查人之一)14岁来的月经,进厂一年后停经,不知道是否是因为电子元件的辐射引起的。罗认为,郑年龄小,不知道如何爱护自己的身体,又不好意思看医生。罗认为,我们身体就是出了问题。也不好向老板要赔偿。首先,找不到证据,凭什么去找人家? (#5/2)

(以前工作的)那个鞋厂在工作中会接触到天拿水,手碰到后就会痒,一抓手皮就烂掉了。以前工厂里有些人出现耳朵、脸、手(溃)烂的情况。后来工厂规定必须戴手套、口罩和帽子,就比较少出现这些情况了,因为不戴要罚款。如果出现这种症状,就可以找厂里,厂里会给药,也会报销医药费 (#8/1)。

没有出现工伤,这个厂的工作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工作中接触天拿水,现在的天拿水没有以前好了,很臭,气味很难闻。时间长了,当然对身体有影响,脸上会起痘痘,好像对月经没有影响。不过听说一个女工在1995年进厂后,时间不长就得了白血病,回家不久就死了。我们也没听说过职业病。厂里没有给我们体检过,谁知道会得什么病(#13/3)。

如果本组的活做完了,厂里会派给本来不属於自己的工作,可能是因为人手不够吧,到其他部门做额外的工作,但是没有额外的补助,所以引起工人不满。例如,作彩绘的女工常被调去做洗坯、包装、上釉的活儿,洗坯的工作很累。作彩绘的男工被调到高压组去,做重体力活儿,还有的男工被调去做筑浆的工作,都是很累的活儿。这些工作工资都不高。女工们都不愿意干洗坯的工作,很累,泥巴里面有铅,还有毒性,很多人的手指甲都洗烂了,而且也没有多少钱 (#17/5)。

有时会出现工伤。比如机器压到手指。这时厂里会给出医疗费,但本人要被记大过,扣90元,住院期间工资扣50%,如果被记三个大过就会被开除(#6/1)。

有一位来自国有化工公司的女工(#12/1)认为,工作中没有有毒物质,但是有些气味,要求戴手套、口罩,工作条件还可以。她还谈到企业在招工时要求比较严格,至少要高中学历。平时经常培训,一个星期一般有一两次培训。经常考试,讲解安全知识,还有安全模拟。有一位来自制鞋厂的女工(#6/1)称,工作环境有毒,新进厂的人要接受过安全培训,上班要戴手套、口罩。但是她没听说过谁得了职业病。

5、社会保险与劳动合同

被调查人所在企业大多没有加入社会保险(见附表1),尽管有些被调查人表示对企业是否加入社会保险不清楚,但是并不影响我们的上述推论。因为这种涉及工人切身利益的事情,工人不会不关心。另外,有被调查人表示,在企业中,只有工作了一定年限的人,才有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1/2);另有个别企业为工人购买了其他的商业保险(#2/2/)。只有来自4家工厂的工人明确表示,厂方和她们签订了劳动合同(见附表1)。

6、权益维护

广东地区的农民工以女性为主要构成。工厂大量招用女工,除了对女工在制作方面的所谓"心灵手巧"、对简单工作的所谓"不厌其烦"的天生性格有所需要之外,更有因她们在管理方面可以"忍辱负重"的考虑 - "工厂愿意招女工,因为女工听话,好管理,而男工则爱打架"(#16/2)。在这些女工中,有一部分是未成年工甚至童工。在我们的访谈中,至少有4名童工(其中有两人在访谈时已经年满16周岁)。她们利用别人的身份证进厂,用的都是假姓名。据她们说,有的人即使没有身份证,也可以进工厂,所以厂里的工人有很多人看起来年龄都很小。这些尚未成年的工人,在工厂中要忍受比成年工更多的屈辱和压迫,她们有时成为主管的"出气筒"和成年工的"替罪羊"。

郑**(被调查人之一,16岁)说:"在厂里经常受冤枉气,出错就要挨骂。一个车间一个主管,一个车间主任,工人要经常受他们的气,出了问题,没有我的事也是我的错"(#5/2)

冷**(被调查人之一,14岁)说:"有一次上班时出鼻血,去厕所清洗,被主管看到,非说我把线材搞脏了,罚了我100元。还有一次是别人上班打瞌睡,组长吓唬她,我觉得好玩,就笑了笑,被主任看到,被抓到办公室,骂了一顿,罚了30元,还贴了公告"(#11/3)。

大部分被调查人对自己的权益状况表示不满,有几位被调查人提到,在工厂内部曾经发生过局部罢工,但是这些罢工并无结果,参与罢工的工人受到了厂方的惩罚。访谈中发现,工人人心不齐、无组织和对罚款的恐惧成为罢工不多,效果不好的原因。

我们觉得计时工资太低了,每个月算上加班工资才800多元,不加班只有600、700元。曾经有一个车间的人罢工,这些人都是计时工资的,他们一天没有上班,晚上也不去加班,但是,最后也没有什么结果。参加罢工的人被罚款100至200元,有的人还被开除(# 1/2)。

工厂出现过两三次老员工们组织的罢工,原因是工厂把计时工资改成计件工资,老员工觉得不合算。因为老员工做了五、六年了,底薪高,改成计件工资,她们觉得压力太大,而且怕计件如果干得太快,将来厂里可能会降低工价。罢工的人一天没去上班,晚上也没去加班。厂里说,如果工价不合理的话,可以调整。但是,一个多月过去了,还没有给调整,我们想可能是需要时间调整吧(#3/2)。

工厂里有人因为加班罢工,罢工就扣工人钱,按旷工处理,要扣50元,之后也不了了之,还有两个工人因为参加罢工被开除。罢工没有什么用(#4/2)。

罢工每天都有。加班不按加班时间算工资,工作时间太长,受不了。统计员,班长带头罢工(#10/1)。

没有人罢工,也没有人想报复这个工厂,没有人想过罢工。主要是人心不齐,有许多人不敢罢工,要罚款的,再说我们年龄比较小,谁也不敢。还有就是这个厂的工人有一半是湖南人,一半是四川人,那些湖南人和老板是老乡(#11/3)。

也有很多人想罢工,但主管都看著工人。大家没办法,都怕罚款,只好接著上班。以前有工人罢工,被罚款100元,还贴了公告,从工资里直接扣钱,说是作为工厂的损失费。还有就是人心不齐。那些当官的带头进车间,像组长那样的人,每个月的工资都是2000多元,她们的工作又很轻松,哪有不带头进车间的道理?她们不想罢工(#13/3)。

老板在国庆日还要求工人晚上去加班,但是,大多数工人都拒绝去。后来,厂里要求工人对不加班这件事情写检查,很多人也没写,也有些人写了。厂里威胁要对这件事情罚款,但最终没有罚。我们在这个工厂3年的时间里,这是唯一的一次工人们晚上罢工(#17/5)。

当被调查人问及,是否想过组织起来与资方谈判,要求提高工资和加班工资,减少加班。她们大部分表示,工人们不齐心,而且也没有与雇主谈判的能力,有些人更将改善工作条件的希望寄托於资方。

(工人们)大概组织不起来,因为每个人都想的不一样,有人愿意加班,就是想多挣点儿钱。如果你和老板谈增加工资,他会说,你们既然想多挣钱,我也想提高效率,那么就搞计件工资了。但是我们真不愿意搞计件工资,就是怕将来干得多了厂里降低工价(#3/2)。

(问:如果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找谁反映?)其实有关伙食、加班、工价等问题都向车间主任反映过,没有变化。粗查组十几个人曾经一起找主任,要进办公室和他谈判工价的问题。但是,主任连办公室的门都不让她们进(#4/2)。

没有人想过和老板谈判,我们也认为加班费不可能再提高了,因为我们这种计时工资,底薪不增加,加班费就不会增加。再说,人心也不齐,老的老,小的小,一般人也没有什么文化,这些工作又没有技术,你不做,有人做;你觉得工资低了,人家觉得工资还可以。现在工厂那么多,到处缺工人,你不想干了,就换个工厂。(问:如果找老板谈判,加班费长一分钱也好呀)加班费真像你们说的增加1分钱,也没有什么用。你想,一个月才多挣20、30块钱。这些孩子们(编者注:指其他女工)少出去玩一次,就有了。反正我们认为工资很难再提高了。这是一个小厂,经济效益不怎么好。老板肯定是想盈利的,所以和他说也是白说。再说现在每年有几个月没有活干,人家还给你发工资。这个钱不是白给的。说实话,作工的不好作,当老板的也不好当。这样,长工资就要靠老板的良心了,他看到你辛苦,愿意加就给加了,不给加就算了。有的时候加班太累,也向主管反映过。主管说,"都是为了挣钱,没有累就没有钱"(#5/2)。

(问:是否找过厂里要求增加工资?)工资是厂里规定的,怎么可能和工厂谈判呢?只能靠努力工作才能多挣些钱。即使工资提高了,伙食和住宿费用也会提高,所以,没有想过要求增加工资(#6/1)。

计时工资的工人向主管反映,说工资太低了。主管说,质量出了问题,工资当然低了。工人们说,谁能保证不出问题呢?有的工人没有办法,只好选择不作了。工资是厂里定的,要是工资长了,住宿费、伙食费、医疗费等也会跟著长。从来没有想过和老板谈判(#7/2)。

被调查人反映,当地的劳动监察部门并无有效的措施加以抑制资方的违法行为;而资方也会采取各种手段,应付劳动监察部门的检查。

上次加班时有人晕倒,有的人就偷偷给劳动局打电话。劳动局的人到厂里检查,过后有几天没有加班,后来还不是要加班?很多人都觉得加班太多了,想告诉劳动局,但是实际上没有人去找,谁去呀? (# 1/2)。

(问:如果不让辞工,找过劳动局没有?)去年有工人辞工不批,告到黄江镇劳动局,也没有消息。劳动局每次到厂里检查,老板就作假,做假工卡,改工价,改加班时间,老板去接他们到办公室,然后又直接送上车。他们根本和我们见不到面 (#4/2)。

我们要是到厂门口打电话,那里的保安就要问给哪里打电话。有的时候,那个主任的老乡会跟著我们,也问电话打到哪里去。他们怕我们给劳动局打电话。其实我们连劳动局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他们好像也不怕劳动局。冷**(被调查人之一)说:"有一次我和主任吵架,我告诉他我不干了。主任说,你要是不想干,就走。我说要结算工资。主任说,你还要工资?你连衣服都别想拿走。我说我要找劳动局去。他说,你以为你是谁呢?劳动局会管你的事情?劳动局的人能难倒我吗?我们是当老板的,就不可能和劳动局关系不好。主任还对大家说,你们别以为劳动局会帮你们,他们也不是你们的亲人,为什么要帮你们?我们把钱给劳动局就行了" (#11/3)。

(问:不让辞工,找过劳动局没有?)怎么没有找过?找过劳动局反映问题。上次我们这里有一个人想辞工,不批,向劳动局投诉,那边接电话是一个女的,她说,你想辞工,你们大家都想辞工,这是什么事儿吗?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别想搞倒老板,听说老板把劳动局都买通了。劳动局到厂里来检查,厂里就让工人撒谎说,"每天工作9个小时,只有周一、三、五加班2个小时。加班费是白天的150%。周六要是加班,加班费是200%,周日都不加班" (#13/3)。

有些被调查人所在的企业属於跨国公司全球供应链的组成部分。而被调查人表示,供应商在销售商的例行检查中通常会弄虚作假,有时候,工人也会以沈默表示抵制。

当客户(杜邦公司)来工厂检查时,主管发给每个工人一张表,让工人按照表上的内容讲话,像"每天早上8点半上班、星期天不加班、平时最多加班到九点半"等等,其实我们早上七点半就要上班了。我们不敢不这么说,因为主管就在那里盯著你 (# 1/2)。

每次有外方客户来验厂时,厂里会发一张单子,要求工人撒谎,说,底薪每月450元,每月加班不超过36个小时。为什么说底薪是450元?因为当时最低工资是这个数。那一天,未满18岁的工人不用上班,也不让呆在厂里,让他们出去玩,还发工资。那天我们这些在工厂里的人都很齐心,既然不让我们说真话,我们只好不说话了,结果验厂就没有通过 (#3/2)。

大部分被调查人表示,她们对工会不了解或者所在企业没有建立工会组织(见附表1)。有些企业建立了一种沟通制度,通过员工代表会议、员工服务中心、员工权益委员会等机构接受工人的投诉;在小企业,甚至规定了员工可以直接找最高管理者反映要求。但是,这类制度似乎不能解决工人们的问题。

有的时候,老板也会下车间来了解一些情况,我们也向他反映一些问题,但是没有用。我们告诉他,伙食不好,后来饭菜还是老样子。没有想过组织起来,不知道什么叫工会,工会是干什么的?没有工人代表,只有人事主管,人事主管是在办公室的,你们说的工会是不是就是坐办公室的那些人?(# 1/2)。

由厂务经理(由老板聘请的中山大学的MBA毕业生)组织员工代表会议,会议代表由员工自己挑选,一般选六、七个比较有资格的员工代表来反映一些生活、加班、伙食等方面的问题(#2/2)

这个厂没有工会,只有人事科,有事只能找科长,科长再往上反映。镇子里面有妇联(#3/2)。

厂里没有工会,但设有生活服务中心,工人要是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去服务中心投诉,然后中心的人会来检查(#6/1)。

工厂设有员工权益委员会,主要由主管组成的,不是由工人选出的。这个权益委员会主要办一些晚会节目什么的。厂里有投诉箱,要是有什么不满可以写纸条放到投诉箱(#7/2)。

这个工厂没有工会,就是有一次过年,厂里组织了一次抽奖活动,但是这是老板组织的。如果有什么问题,找管理部的人,一般在厂里发生的事会给解决。还有就是加班工资还是比较低。(问:有没有组织工人和老板谈加班工资问题?)没有人想到要组织起来和厂里谈加班工资问题。有的人就是因为工资低,只好辞工。这个工厂倒是有一个女的,是董事长的妹妹,如果有事,可以找她。但是一般没有人去找她。这个人还是可以的,不过有时管点儿事,有时也不管什么事。(问:想不想组织起来?)我们肯定希望组织起来,希望有工人代表和工会来替工人说话,和老板谈判,把工资长上去,但是我们真是没有试过(#8/1)。

厂里有员工权益委员会,代表不是由员工自己选出来的。这个委员会主要是调解工厂和员工之间的矛盾,比如,员工反映加班时间太长,委员会就会进行调解,但过几天又恢复原状了(#9/2)。

不清楚有没有工会,但是隔一段时间会发给工人一张意见书,不记名。经过工人提意见,(条件)会有所改善(#12/1)。

在这个工厂,如果你和主管有关系,是老乡的话,就能得到轻一些的活儿。如果没有这样的关系,你人又老实,那么就让你干很多活儿,完不成的话,晚上就要拖班,还要挨骂,主管会说你很笨,像猪一样笨。如果受了欺负,只能下班后找老乡讲讲,哭一下,还能和谁讲?当官的理都不会理你(#13/3)。

一部分被调查人并不了解劳动法律,或者了解的程度仅限於"听说过"。不过,她们也将改善劳动条件,提高工资水平的希望寄托在法律和工会之上。

(问:你们想过没有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你们的要求?)不是没有想过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没有人去做(#1/2)。

听说过《劳动法》、《工会法》、《妇女权益保障法》,但不知道具体内容。劳动法好像是保护劳工的,工伤、拖欠工资都管。我们在老乡那里看到过一本《东莞劳动手册》,那里面有这些东西(#3/2)。

不了解法律,知道法律又怎么样呢?告到劳动部门有什么用呢?要想改善工作条件只能找另外一家工厂,其实工厂一般都很黑,哪个工厂都一样 (#4/2)。

(问:厂里是不是按照规定给你们上了保险?)没有任何保险。这个工厂就是给工人一个基本的工资和吃住,至於保险是不会管的。你就是一个打工的,生了病,有钱就去看病,没有钱就别看病,死了也就死了,厂里是不管的(#5/2)。

没听说过什么法律知识。工业园里偶尔会放一些法律方面的片子,是由劳动局放的,但很少去看(#7/2)。

了解一些劳动法律,知道工厂有些地方是违法的(#9/2)。


7、工厂内的生活条件

被调查人大多由厂方提供食宿,她们在工厂内的生活条件成为工作和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访谈中,少数被调查人对企业提供的食宿条件表示满意,大部分人则表示不满,包括,居住条件恶劣、伙食差、卫生差。

一个房间住12个人,房间大小是刚好可以放得下六张上下铺床的地方。房间的卫生要自己打扫。厕所够用,伙食很差,有的时候吃不下,只好到外面买(# 1/2)。

住厂里的宿舍,宿舍与厂房分开,4至6个人一间,每间有厕所(冲凉房)和阳台。夫妻一般在外面租房,但不给补助。伙食根据工人意见定功能表,一般两荤一素加汤。 (#2/2)。

住厂里的宿舍,12至14个人一间,住上下铺,房间住的满满的,每个房间有冲凉房。卫生靠自己打扫。结婚的人一般在外面租房子,但不给补助。伙食不好,饭菜味道不好,每天青菜,萝卜,没有什么油水 (#3/2)。

住工厂宿舍,一个房间人多时住10个人,现在很多工人都辞工走了,每个房间一般只住6个人。伙食很差,没有油水,青菜里都是虫子,不卫生,也不敢吃。刚到这个厂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不看还行,一看到有虫子,有几天都不敢吃饭(#4/2)。

(编者注:此访谈在被调查人宿舍)工人住厂里的宿舍,这个宿舍听说以前是医院的住院部,很脏,很旧。每个房间住12个人,大小刚好可以放下六张上下铺。厕所是集体公用的,很脏。冲凉房也是公用的。经常打不到开水,因为这么大的工厂只有一个开水炉。罗**(被调查人之一)说:"这个厂可以免费减肥,吃不下去这里的东西,我到这里上班几个月,瘦了十多斤。其实伙食比别的工厂要好一些,每顿三个菜一个汤。但是就是吃不下去,所以,现在不在厂里吃饭了"(#5/2)

工厂的餐厅是让外面的人承包的,伙食不是很好。住工厂宿舍,每个房间12个人(#7/2)。

厂里包吃包住,不用交钱。住厂里的宿舍,12个人一间,有时住不到12个人,冲凉也很方便,条件比我原来的那个厂好一些。伙食还可以,有鱼、有肉 ( #8/1)。

伙食太差了,每天就是黄瓜、白菜、萝卜,连油都没有,菜里还有虫子(#9/2)。

食堂的饭菜特别差,菜里有虫子,有时大家都不敢吃。有一次发现米饭是生的,只好吃菜,又发现菜里有虫子,只好盛点汤喝,结果汤里也有虫子,只好什么也不吃。有时候吃的鸡蛋都是毛鸡蛋,里面的小鸡都长毛了。炒米粉的肉里面有蛆,而且放了很多盐,吃过之后,要拼命喝水。有时候可能是因为冰箱坏了,吃的肉都有味儿。蔬菜都是买最便宜的,差不多都是烂的。上夜班吃的夜宵,都是前一天的剩饭,有时候都臭了,大家宁愿挨饿也不吃。食堂本来提供碗筷,但是总是不给洗干净,现在只好用自己的碗筷。30号发工资,31号食堂就不开饭,要是刚进厂的,第一个月没钱,就只能借钱或者饿肚子。按照规定,如果加班到10点半以后,应当有一顿宵夜。但是厂里经常在10点半之前5分钟下班,这样也就没有宵夜了。住在厂里,每个宿舍的人数不一样,有的只住2个人,有的要住10个人。宿舍卫生自己打扫,每月要评比,要是打扫不干净,被评的分数很低,就要罚款30元,如果分数高,就奖励20元。吃饭,上厕所,冲凉,打饭、洗衣服都要在排队,200人只有三个厕所,厕所也是冲凉房(#11/3)。

厂里包吃包住,条件还可以,就是伙食不太好,不适合四川人的口味(#12/1)。

在1997、98年那个时候,厂里的住宿条件很差,夏天床板上很多小虫子,女孩子们都被咬得身上全是红点儿,很痒,睡不著,只能哭。向厂里反映,厂里就用天拿水洒在床板上,但还是没有用,过了十几天,虫子又长出来了。当时冲凉房也少,人多,有的时候加班到1点多,2点多才能冲凉(#13/3)。

工厂包吃包住,饭菜特别差,米饭中有黑的东西,蔬菜都是市场上的剩菜买回来做的。所以,每天最多在工厂里吃一顿。因为伙食不好,工人有时要罢工,最长的3天,最短的也有几个小时,不过都没有什么用 (#15/1)。

厂里虽然说是包吃住,但是太刻薄了,伙食太差了。没有休假,不过有节假日。住宿是住在大车间里面,原来一千多人,现在六百多人全部都在这样的大车间里面住,一共有四个这样的大车间,现在每个大约住一两百人。也有很多人自己掏钱在外租房子住,其中大部分是结了婚的(#17/5)。

8、招工与辞工

中国东南城市劳动力短缺的问题的确存在,资方也通过长期招工、降低招工条件、改善工作条件等方式缓解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现在因为招工难,活又多,所以招工对年龄限制也比较松,有技术、会干的一般都要,年龄大一些也要(#1/2)。

每个月底都有很多人辞工或者自离不干了,因为工资太低,工作时间太长,生活又不好,工作那么枯燥。这种工厂的活儿又脏又累,招不到女孩子,只能招年龄大的,所以,30多岁的人也要(#3/2) 。

这些工厂一年到头都在招工,留不住工人。鸡啼岗毛织厂情况略好一点,但是,进厂时还要给主管交介绍费,有时还要给这些人送钱,类似这样的介绍费大概有要400、500元(#4/2)。

当女工们可以用以保护自身权益的法律资源、行政资源和组织资源过度匮乏时,她们普遍采取辞工的方式,这是本次调查中被调查人涉及最多的一个话题。她们中有些人是已经辞过工的;有些人是正在申请辞工的;更多的人则有辞工的意愿。辞工,已经成为被调查人一种消极的防御手段,以避免其权益受到进一步的伤害。但是,她们对辞工过程的描述证实,辞工可能使她们的权益遭受最后一次伤害。上述有关资方拖欠工资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资方限制工人辞工的一种手段。中国东南沿海城市近年来出现的劳动力短缺现象,使得工人们一方面难以辞去现有的工作;一方面较为容易的找到新的工作。但是,一部分被调查人的遭遇表明,后续的就业环境可能并无改善。有关辞工和劳动力短缺问题的访谈记录见附件2(辞工与劳动力短缺:来自东莞女工的一些解释)。

我们还访问了一位来自农村的女工。在离家四年间,她一共转换过分布在北京市和广东省4个城市的9个工厂,最终以工伤结束了打工的生涯。她四年的打工、辞工经历生动地显示了中国女性农民工在城市中的艰辛。鉴於对这位女工的访谈记录较长,我们将其作为附件(见附件1"一位元女性农民工四年的打工、辞工经历")。

9、对企业(雇主)的期望

被调查人对企业(雇主)的期望较低,主要集中在改善食宿条件,增加工资或者提高计件工资单价。

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要求,就是希望计件工资能提高一些,加班费多一点,人家别的工厂加班费一般是每小时4元,这个工厂只有每个小时只有1.9元。还有就是把伙食搞得好一点儿,现在有时下班晚了就没有饭吃(# 1/2)。

工人们都希望多加班,多挣点钱,因为底薪很难加上去。还希望请假的时候,如果合情合理的,应当批假(#5/2) 。

工作时间太长了,而且不按照加班时间来算加班工资,工人做多少时间,就应该按多少时间算钱。不能压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希望伙食能好一些,工资能提高一些,辞工的时候能把工资都结算清(#9/2)。


  1.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课题组:"关於民工短缺的调查报告",2004年9月9日,"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网站"(http://www.class.com.cn/newsdetail.cfm?iCntno=2392)。(返回
  2. 张俊九:"工会组建实现突破性进展,会员达1.34亿","全总工会十四大网站"(http://14da.acftu.org)。(返回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