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团才有力量:广州番禺百名工人通过集体谈判成功维权

广州联盛模具厂的工人们在经过了四个多月的持续抗争后,终于打破了厂里辞工零赔偿的惯例,与资方签订了历史性的赔偿协议。在抗争中,工人们不仅团结一致、据理力争,更制定了和平理性的维权策略,积极寻求谈判,从中可窥见中国的工人运动正日趋成熟。

广州联盛模具厂罢工现场 (转自官东纬的微博)

文 / 刘佳毅

走进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刘分,官东纬和宋维国三名工人代表正有说有笑地围坐在桌旁,计划着给自己放个长假,希望可以多花点时间陪陪妻子孩子,回老家看望父母。

对于他们和他们所代表的近百名联盛模具厂工人们来说,在从今年6月初开始、持续抗争近四个月之后,这份轻松来的尤为不易。整个夏天,针对资方的违法用工行为,工人们顶着中国南方的炙人烈日,代表们和协助维权的劳工权利服务机构顶着来自各方的威逼利诱,坚持抱团维权,最终在10月10日把香港老板拉到谈判桌前,签订了历史性的赔偿协议,结束了该厂二十多年来辞工零赔偿的“惯例”。为自己、也为后来人,挣回了尊严,保护了权益。

三名代表中,官东纬已在联盛供职了17年多,而工作年限最短的刘分也有10年工龄。据悉,以前厂里各项福利待遇都还算不错,不少工人也在广州番禺安了家。但随着2008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工厂的订单量开始减少,发放给工人的福利也逐渐消失殆尽。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2013年5月1日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每月1,550元,但工人们的收入却没有随之上涨,原因是联盛效法其他许多雇主,“及时”地调整了工资结构。按照法律提高了基本时薪的同时减少津贴,并减少本厂员工的加班工时,把工作量外包给本厂或外厂的包工头以减少社保等开支。这样一来,那些靠晚上和周末的加班费才能挣得体面工资的普通工人们就难以维生了。

据打工族的工作人员陈辉海称,工人们在6月要求跟上政府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步伐,取消“万年不变”的地板工资制。当时工人们通过自荐和推举,产生出了6名工人代表。代表们在6月13日开始向工厂表达诉求无果后,从28日开始,组织了300余人参加了为期4天的罢工行动。期间邀约厂方进行集体谈判,要求当地劳动局参与协调,成功地在7月3日和厂方成功签订协议,保证了今后的工资将随国家规定增长,津贴也不再减少。

在争取部分权益的同时,面对收入影响更大的承包制和用工歧视问题,工人们也没闲着。在罢工还在进行期间,就有百余名工人打出“同工同酬,反对歧视”的口号,他们民主推选出15名工人代表,并授权其中5人为谈判代表,开始同资方开展集体谈判。

陈辉海称,在随后的一个月里,代表们带领工人们前往广州市总工会要求官方工会介入,组织了劳方、资方、政府三方参加的十多次正式谈判,但因资方和政府拖延时间,会谈皆无疾而终。

对漠然的工厂管理层和无为的劳动部门,96名工友一起制定了和平,理性维权的策略,从8月3日起开始了在厂区内停工维权行动。通过车间游行、拉横幅、喊口号、吹哨子以及躺在车轮下围堵管理人员等方式,罢工工人既向资方示威,又向未参与罢工的工友加强了宣传。

广州联盛模具厂罢工现场

“90多人站在车前车后,总经理叫司机发动汽车,以为发动后我们就会让路。但工人们誓死维权,有的坐在车前,有人睡在车轮底下,”一位女工在她的日记当中写道:”我们买了30个哨子,一边游行,一边吹哨子,那是一种振聋发聩的感觉。哪里做事,我们就吹到哪里。数控车间几乎停产,主任报了警,但警察来了看看就走了。“

团结的公民抗争

期间,工人们还前往当地劳动部门和政府机关上访,接受媒体采访,并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和QQ群上及时分享工运消息。期间部分工友曾遭到厂方人员殴打,派出所在调查时居然非法软禁遭殴打的工人,并逼迫他们与打人者签订和解协议。就此其他工人及时与打工族联系后,迅速向广州市公安局作出投诉。“我不能进厂参加工运,只能向前来请求协助的工友提供咨询意见,希望能够帮助工友们将事件朝良性互动方向发展。”陈辉海说道:“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那天我和派出所外面的代表们保持沟通,差不多一直到凌晨四点。” 工人们当天晚些时候均成功回到家中。

值得注意的是,工人们接受了劳工权利服务机构的意见,在前往所有政府部门的时候均没有堵路,而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和平前往。陈辉海认为理性维权是在向政府请愿和与资方博弈中非常重要的一点,这样才能最有效的推动有关部门积极参与到劳资冲突的协调处理当中去。

在此之后,甚至有当地黑社会人员找到工人代表和打工族服务部工作人员进行威胁,“你要想想,自己老婆孩子都还在这里,”代表宋维国描述当时黑社会人员同他的谈话。“如果现在退出,立马给你10万20万,都不是问题!”所有的收买都被工人代表和打工族的工作人员严词拒绝了。

维权行动2个多月后,看到形式僵持不下,工人们放出话风,将去广东省政府上访。当地区政府得知后,旋即前来调解,称将尽力解决工人们的诉求。

10月10日,迫于内外压力,厂方最终与96人签订了集体解除劳动合同协议,同意按前一年内最高工资月份的70%再乘以工作年数,支付经济补偿金。”在此之前,该厂先后曾有三万人离职,没有一个人拿到过一分钱赔偿,“工人代表官东纬说道。”老板之前说要拿2个亿整死工人,但我们相信,只要坚持到底,胜利最终是我们的!“

这96人中,平均工龄为14年,年纪最大的已过六旬,在联盛工作了25年。在10月20日的庆功晚会上,工人们自己选出俊男靓女作为主持人,代表们纷纷上台讲述自己的维权心得。打工族的工作人员还把维权的视频图片等材料加上音乐,编辑成短片,在现场播放,许多人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联盛工人首席谈判代表林叶在晚会上演讲时称:“这次我们给了老板一巴掌。老板开始说要整死我们,现在却要老老实实给赔偿金;政府一直说我们罢工违法,厂方不给赔偿合法,而且一直不承认工人代表,不承认工人作为集体的权益。而现在,在政府参与协调之下,我们的工人代表和资方平等地坐到谈判桌前,签订了集体赔偿协议。”

中国劳工通讯负责人韩东方认为:“这次集体谈判取得的最大胜利不是赔偿本身,而在于工人们几个月来在劳工权利服务机构的协助下能够团结一致,没有在利诱面前被分化。”韩东方表示,“在目前工会还不能发挥应有作用的情况下,劳工权利服务机构的参与能够引导工人,使目前动辄上街堵路的工人罢工维权模式能够更加理性,并使工人的每一次维权行动都能够成为推动建立集体谈判制度的推动力。”

Section: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