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谁?中国被捕的五位女权活动人士简介

从3月6日开始,北京、广州、杭州、云南等地多名女权活动人士被警方带走。随后,郑楚然(大兔)、韦婷婷、李婷婷(麦子)、武嵘嵘、王曼五人被拘留至今。而她们原计划在妇女节日期间进行公交车反性骚扰行动。

(左上角起)郑楚然、李婷婷、王曼、武嵘嵘、韦婷婷

据悉,在今年“三·八”妇女节前夕,她们得知长期关注的性骚扰问题有可能获得“两会”代表重视,而中华全国总工会也将就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进行提案,因此希望在民间作出响应,并商定了活动主题“制止性骚扰,安全你我她”,原计划将抵制性骚扰的标贴贴到公共交通工具上。

她们被拘留后,包括广州十所高校的学生中国大陆劳工界人士全球女权联盟国际特赦组织等机构团体都在网上发起了联署行动,要求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这五名女权活动人士。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鲍尔(Samantha Power)3月13日也在社交网站 Twitter 上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五名被拘的女性维权人士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向您简单介绍这五名女权行动者以及她们曾参与策划过的行动,并会实时更新她们的最新情况,期望她们能够早日获释。

她们是谁?

  1. 郑楚然(大兔)
    又名大兔,女权行动派成员。毕业于中山大学,拥有双学士学位。曾参与策划过“消灭咸猪手”、“占领男厕所”、“取消女性职场歧视”等行动。

  2. 韦婷婷
    武汉大学人类学硕士,r&B双性恋团体联合发起人。分别于2007年和2009年在武汉发起组织话剧《阴道独白》的演出,2010年开始加入倡导性別多元平等的机构武汉rainbow LGBT,2011年来到北京加入纪安德,担任项目主管,并在同志亦凡人担任主持。

  3. 李婷婷(麦子)
    又名麦子,女权行动派成员,北京益仁平中心 LGBT 项目负责人,长期关注性别平等议题。曾参与策划过“占领男厕所”、呼吁男女高考平等分数线等行动。

  4. 武嵘嵘
    浙江民间公益机构“杭州蔚之鸣”创办人,曾在公益机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北京益仁平中心任职,从事维护妇女权益近八年。曾参与发起“占领男厕所”、“剃光头抗议教育部高考性别歧视”及“反对家庭暴力”等行动。

  5. 王曼
    女权主义者,“全球反对贫穷活动”(Global Call to Action Against Poverty)项目协调人,长期关注在消除贫困领域的性别平等议题,多次参与性别平等倡导行动。

她们做过什么?

  1. 占领男厕所
    2012年2月19日中午11时许,在广州市越秀公园旁的一个免费公厕旁,几名女大学生上演了一场“占领男厕”的行为艺术。中午11时许,李麦子和几名女大学生一起带着“道具”来到了越秀公园旁的免费公厕。此时,女厕旁已经排起了长龙,而男厕门口却没有一个排队的人。李麦子的朋友举起了两个自制纸牌,一个上书“关爱女性从‘方便’开始”,另一个则写着“女人更‘方便’,性别更平等”。女大学生们还向市民派发了《致男同胞的一封信》。她们在信中呼吁:通过立法来增加公厕中女厕位数,比例至少应该达到 1:2。 新闻链接

  2. 吃掉职场咸猪手
    2012年3月8日,在熙来攘往的广州街头,一个由咸猪手堆砌而起的“小山堆”格外引人注目,咸猪手“小山堆”上立着一把巨大而闪亮的“菜刀”。在这个属于女人的节日,几位广州女青年上演了一出“消灭职场咸猪手”的行为艺术,倡导女性勇敢反抗性骚扰。 在现场,志愿者们向过往民众派发宣传单,进行防性骚扰方面的知识普及。针对男性和女性,宣传单分为不同的两种,倡导男性尊重和保护女性,鼓励女性勇于反抗性骚扰。 新闻链接

  3. 致信500强CEO抗议招聘性别歧视
    2012年4月26日中午,广州中山大学大四女学生郑楚然向中国500强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各寄出一封信,呼吁企业发表平等用工声明,关注并解决招聘大学毕业生时对女性不公正的要求和限制。 郑楚然说,她找工作时发现,很多企业招聘公告中有“限男性”“女生身高1.65米”等条件。很多企业认为,多数女性会为了照顾家庭而不能专注于工作,年轻女性结婚生子会增加人力成本。郑楚然认为,企业并没有用人唯贤,而是在女性入职条件上加上了比男性更多的限制。 新闻链接

  4. 邀人社会厅厅长逛就业市场
    2013年,中山大学应届毕业生郑楚然到南方人才市场调查发现,招聘岗位里有10%标明限招男性或男性优先,而且,这些岗位大部分非国家规定的不能让妇女从事的重体力劳动工作。她昨日致信广东省人社厅厅长林应武,邀请林应武逛人才市场,了解就业性别歧视。 之后,省人社厅回复称,南方人才市场已根据省厅和广州市人社局的要求,自查自纠,对所公布的用人单位招聘岗位信息进行全面核查,及时清理了存在性别歧视内容的招聘信息。另外,省人社厅也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加强日常巡查,畅通受理投诉举报渠道,并对所辖人力资源市场的招聘活动进行集中检查,及时发现、纠正性别歧视和其他各类就业歧视现象。 新闻链接

  5. 上书人大代表要求解决女性如厕难
    2014年两会前,李麦子和全国各地百余名女大学生的联名来信,要求人大代表解决中国的女厕所厕位不足问题。她们发出了两百多封电邮,三百多封平邮,加上不可计数的微博游说,收到的最多的回复是简单的“我已收到”。但浙江省一名来自医院系统的人大代表,认真回复了学生们的邮件,并承诺,将在合适场合多多提议;一位来自高校系统的学院院长也回复说,将会以学生们提供的材料,作为履行代表职务的参考。 新闻链接

  6. 砸花瓶
    2012年,李麦子和西安的几名女大学生就通过“砸花瓶”的行为艺术向反抗女大学生选美活动。活动发起人李麦子称,因为女性的美是自己定义的,不是别人定义的,所以任何选美都是把女人的美,都是让别人定义她的美。我们反对选美,其次我们希望那些女性从自身的美中获得自信,而不是去通过别人的肯定才知道自己是美的。 按照事先的计划,李麦子和其他几名女大学生,拿起提前准备好的榔头,将两个插有鲜花的花瓶当场打碎。李麦子称,我们觉得花瓶它其实是作为一个女人外表美的一个象征,别人评选她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我们就不去做这个花瓶。 新闻链接

最新情况

据纽约时报报道,3月13日其中四名女性的律师透露,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正式拘留了五名年轻的女性活动人士。律师们表示,这些女性都被关押在北京西部的海淀看守所,尽管其中两人上周被关押在中国东部的其他城市。其中只有李婷婷得以在看守所与律师见面。

3月11日上午,据王秋实律师通报消息,今日李婷婷和王曼的家属存了钱物,有家属说:“我完全支持女儿做的事,有能耐也把我抓走!”另有家长说:“反公交色狼也有错?这是很好的事!警察抓我女儿,他们是跟流氓站在一起?” 律师初次要求会见李麦子到3月12日将满48小时,按规定应当安排会见。同时五位的家属均表示目前仍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截止至3月11日下午3点,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五名女权行动者共有493名来自中国,日本,巴西,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芬兰,西班牙,瑞典,瑞士,印度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签名。

3月11日上午,据王秋实律师通报消息,今日李婷婷和王曼的家属存了钱物,有家属说:“我完全支持女儿做的事,有能耐也把我抓走!”另有家长说:“反公交色狼也有错?这是很好的事!警察抓我女儿,他们是跟流氓站在一起?” 律师初次要求会见李麦子到3月12日将满48小时,按规定应当安排会见。同时五位的家属均表示目前仍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截止至3月11日下午3点,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五名女权行动者共有493名来自中国,日本,巴西,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芬兰,西班牙,瑞典,瑞士,印度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签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