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危险游戏

中国劳工通讯

2013年10月2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中华全国总工会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并发表重要讲话。从新华社所发的通稿可以看出,在此三十五年来最具挑战性的深化改革关头,如何使数亿中国工人能够切实分享经济发展成果,从而成为下一步改革的巨大动力,习近平对全总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但是,看了全总于10月28日至11月4日间就习近平讲话所发的六篇评论(以下简称“六论”),我们担心,面对工人的需要和党总书记的重托,全总恐怕要临阵脱逃。

在讲话中,习近平要求全总“要使中国梦真正同每个职工的个人理想和工作生活紧密结合起来”,并强调,“保障职工群众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权益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要求,是党和国家的神圣职责,也是发挥广大职工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最重要最基础的工作。工会要赢得职工群众信赖和支持,必须做好维护职工群众切身利益工作,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工会维权要讲全面,也要讲重点,重点就是职工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就是职工群众面临的最困难最操心最忧虑的实际问题,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不断提高职工群众生活水平和质量,使他们不断享受到改革发展成果。”

换句话说,习近平要求全总协助党提高职工的生活水平,使亿万职工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习总担心全总的人听不懂,又特别强调,要发挥广大职工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就必须保障好职工的权益;工会要赢得职工群众的信赖和支持,就必须维护好职工权益,使职工不断享受到改革发展的成果。

就这一要求,“六论”之二的解释是,“(工会要)组织带领广大职工群众为实现发展目标建功立业,努力提高职工队伍整体素质、深化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加强和改进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维护职工群众合法权益,充分激发广大职工群众的主人翁精神,把工人阶级的主力军作用充分发挥出来。”

任何一个中国工人,如果看到上述这番话,都会恍然大悟:哦,原来,“中国梦”是人家中国共产党的“梦”,是习近平的“梦”,而咱们工人则跟过去三十五年一样,只有为这个“梦”做出贡献的份儿。

习总书记指望着全总协助党在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关键时刻搭台唱戏,但全总却一锤子先把台给砸了!

在讲话中,习近平还对全总提出要求,“群众路线是党的生命线和根本工作路线,也应该成为工会工作的生命线和根本工作路线。工会必须牢记党的重托、不忘工会职责,增强对职工群众的感情,密切同职工群众的联系,为他们排忧解难,始终同职工群众心连心。”

对这一要求,“六论”之四的回应是,“工会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走出高楼大院,摆脱文山会海,破除衙门作风,破除机关化、行政化现象,将工作重心下移,更多地到基层一线去,到职工群众中去,去看看广大职工的真实生存状况,听一听他们有什么烦心事,问一问他们有什么利益诉求、呼声建议。凡是能解决的问题,要千方百计帮他们排忧解难;对一时难以解决的困难,也要耐心做好解释、疏导工作。”

读完这段话,我们看到的是一幕天上仙境:总工会的大门开在云端,总工会的干部们则是住在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他们只需要时不时动一下凡心,抽出点儿时间下凡,到人间去听一听、问一问职工群众的烦心事,能帮的就帮一把,帮不了的就解释解释、疏导疏导。

好一副本不是官的“官”相!

其实,作为工会,全总在过去三十五年来之所以失败,不就是败在了这副不是官的“官”相上了吗?我国劳资关系之所以走进了今天的死胡同,职工群众之所以没有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和企业发展的利润,不就是因为全总置身于工人之外,视工会为劳资之外的第三者,而非工人利益的代表,以至于在市场经济不断完善的过程中,工人却没有自身利益的代言人,从而成为了被损害与被剥夺的一个阶层吗?

这一点,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也看到了,所以才对全总提出了与过去不一样的要求。但全总却在这时玩了一把太极推手。换句话说,连党和党的总书记都脚踏实地了,总工会却还飘在半空中不愿落地,只是敷衍塞责地要求工会干部时不时出去“听一听、问一问”。

这是怎么回事?是党管不了工会了?应该不会;是党的新一届领导班子立足未稳,全总不买账?应该不敢。这里最大的可能性是,全总干不了习总交给的差事,又不敢直说,于是,顾左右而言他。历史上,很多大事儿,都是这么给坏了的,很多历史性机会,都是这样被断送了的。

在讲话中,习近平要求总工会“要积极扩大工会工作覆盖面,努力把工作做到所有职工群众中去,使工会工作更贴近基层、贴近职工群众,更符合职工群众意愿”。“六论”之五的回应则是:在“做大做强送温暖、困难帮扶、金秋助学、法律援助、医疗互助等工作品牌的同时,为职工提供更多高水平的精神性、发展性服务。”

世人皆知,送温暖、帮扶等这些本属工会副业的工作内容,一直以来都是被全总当作主业,作为工作重点来抓的。但是,这些工作根本无法缓解不断升级的企业劳资矛盾,无法应对此起彼伏、日趋频繁的工人罢工局面,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们怀疑,面对党在全面深化改革之际所提出的新要求,全总恐怕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些什么,或者说也没有准备作些什么。

换句话说,习总给了全总一碗新酒,却被全总装在了一只旧瓶子里了。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全总这只瓶子不但旧,而且是一只装过汽油的瓶子。再好的酒,灌进装过汽油的瓶子里,还能喝吗?

如果你是习总,你能不着急吗?

其实,全总推卸习总交予的重任,这是人家党内的“家事”,作为外人本不应说三道四。但是,数亿中国工人能否合理分享国家经济发展和企业利润增长的成果,除了事关共产党的执政权威和权力基础,还关系到我国企业劳资关系能否健康发展,影响到中国的投资大环境和各类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长远来说,更直接影响到中国工人的就业环境和权利保障。而值此深化改革之关键时刻,全总却偷尖耍滑、临阵脱逃,我们当然不能沉默。

多年来,全总一直将中国工人视为一群心智未开的幼儿,一直哄着他们,给他们讲那个“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讲故事,讲的是什么?从前有座山……”的“故事”。在“六论”中,全总又在重复着同样的故事,但这次,听故事的除了工人之外,还有习近平。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二条明确指出:中华全国总工会及其各工会组织代表职工的利益,依法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

就算没有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就算习总不亲自与总工会领导班子集体谈话,工会该干什么?工会有哪些职能?法律已经规定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全总照着法律的规定去做就是了。其实,如果工会在过去的三十五年里能够依法履行自己职责的话,习总所提的“中国梦”恐怕早就实现了。

无论是以往的改革,抑或未来的进一步深化改革,工会应该做的就是在企业劳资的利益博弈中,忠实地、坚定地代表工人的利益。如果工会能够代表工人与资方通过集体谈判来实现合理的工资水平和福利待遇,工人便能够合理地分享到企业发展的成果,工会便能够赢得工人信任和支持,工人在劳动中自然就有了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这番道理在习近平的讲话中已经说得很清楚,无须我们在此饶舌。再者说,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也提出了“创新劳动关系协调机制,畅通职工表达合理诉求渠道”和“完善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的改革目标。

什么是“创新劳动关系协调机制,畅通职工表达合理诉求渠道”?就是要使来自工人的谈判代表能够通过选举进入到企业工会中来,从而使企业工会有意愿、有能力代表工人向资方提出各种诉求。如何“完善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就是必须建立企业集体谈判制度,资方必须回应工会代表工人所提出的集体谈判要求,工人无须动辄采取罢工行动向资方表达不满。

退一万步说,就算不是为了工人利益,而是为了完成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目标,全总也应当将工作重点落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改造企业基层工会,将有能力、有愿望献身工会事业,职工信得过的工人谈判代表选入企业工会中来;二是主动介入包括罢工事件在内的企业劳资争议,在具体实践中积极探索建立企业集体谈判制度的路径。

现在,工人有需求,中共中央有《决议》,习近平还专门与全总领导班子进行了集体谈话,希望“中国梦”成为中国亿万职工的工作和生活之梦。用一句八股套话说就是:工会工作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但是,面对这样的要求和机遇,全总却敷衍塞责,甚至想临阵脱逃。

在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新环境中,全总拒绝自身改革的态度,对其自身来说是危险的,顽固地坚守“官本位”,本不是官却继续摆着“官”架子,全总早晚会被亿万职工群众抛弃,陷入合法性危机;这对数亿职工群众来说是危险的,后者可能因为缺少属于他们自己的组织而无法实现各项权益;对共产党也是危险的,后者可能会因为前者的不作为而失去亿万职工群众对其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支持。

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党中央急,习总急,工人急,而全总却不急。

Section: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