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工厂转型阵痛:裕元罢工折射工人维权认知转变

今年以来,被誉为“世界工厂”的东莞有点烦。经历了一阵扫黄严打之后,又遭遇制鞋厂工人因谋求福利持续停工进行维权的事件。25日,作为全球为耐克、阿迪达斯等运动品牌最大制鞋企业的裕元集团最新对外消息显示,由于已宣布调整员工福利金等安排,超过80%的高埗鞋厂员工已恢复工作。

一系列的罢工事件,再度将东莞这个世界工厂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拷问着经济升级转型下的突破及困境。

东莞最大鞋厂遭遇员工维权

4月5日起,广东东莞最大鞋厂——裕元鞋厂几千名员工因质疑厂方以临时工标准为工作十多年的员工购买社保,与员工签订无效劳动合同等欺瞒行为进行抗议,事件持续多日。

东莞裕元鞋厂隶属于台湾宝成集团,位于东莞市高埗镇﹐是耐克﹑阿迪达斯﹑REEBOK、SALOMON等世界名牌运动鞋的最大的生产基地。该厂从1988年在东莞市高埗镇投资设厂以来,目前已形成多个厂区﹐为全球30多家著名品牌鞋类产品公司进行代工。据裕元集团25日对外发布的消息显示,集团在高埗鞋厂聘用员工总数约4.5万人。

为解决员工诉求,裕元集团17日宣布调整员工福利金。22日,网易财经在裕元高埗厂区门口发现,联合署名为东莞宝成鞋业有限公司、东莞裕元鞋业制品有限公司21日贴出了调整社保、住房公积金方案,以及一份关于工友生活津贴的方案。其方案透露要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社保将从2014年5月1日依法足额缴存,根据员工的意愿,依法办理养老保险补缴;关于住房公积金,从2014年5月1日依法足额缴存,根据员工的意愿,依法补缴。各厂成立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协助办理办公室。

在做出上述社保和公积金调整的方案之后,该公司又贴出一份生活津贴方案公告,内容指出由广东省总工会牵头,东莞市/镇总工会主导,为体恤工友辛苦,激励生产效能,决定从5月1日起每人每月发给生活津贴230元。

“厂方是给出了要补缴社保以及公积金,但具体怎样调整目前仍未有答案,如果没有给出具体调整方案,我们将会选择继续罢工的。”来自裕元六厂的张娟(化名)向网易财经表示,现在就是上班时间,大家去打卡,打完卡就出厂,到下班时间就来打卡,这样情况已持续一周多了。

张娟愤愤不平的表示,自己来裕元好多年了,算是老员工。若不是有工友发现社保及公积金参照临时工导致未缴纳问题,自己仍不知道,为了自己养老问题这次一定要维权下去,对于自己来说几百元与1000多的养老金相差太大了。

此外张娟还透露一消息显示,目前她所在的高埗裕元鞋厂,其工厂租期在2015年到期,与其签订的用工合同也将在2015年到期。“这次肯定要让厂方给一个交代的,若明年合同到期,这些问题谁能管呢?”张娟不无担忧地表示。

网易财经注意到,裕元集团在内地工厂分布在东莞市高步镇、黄江镇、中山三乡、珠海市吉大工业区等地。近年受成本因素影响,裕元早已开始缩小在中国的业务,将生产线转投至印尼和越南等工资更低的区域。而裕元在东莞的多个厂区也早收缩,部分厂区租赁使用权早易主。

4月22日,网易财经走访裕元集团高埗镇多个新旧厂区,在老厂恰逢下午4点工人下班时间,从现场看来,裕元工厂区仍未看到工人恢复工作的情况。

4月25日,裕元集团对外表示,由于17日宣布调整员工福利金,直至本公告日期,超过80%的高埗鞋厂员工已恢复工作。

员工权益意识增强 企业综合成本攀升

在东莞奇立电源有限公司董事长申清甫看来,发生因福利罢工纠纷的工厂不是意外,一方面是裕元集团这种台资企业的文化根源,因为工厂管理层基本是台湾人,而员工只是打工仔,相对于内地人来说他们都享受着高工资高福利。另一方面,员工角度来看,特别是在像OEM这类的制造企业,工厂对于员工来说不是最终的归宿,没有归属感,仅是挣个工资地方。

“现在员工对于工作的认知和定位不一样了,不像以前工人那么吃苦。在08年那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之下,在东莞越来越觉得招工很难。”

来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东莞市特约研究员林江认为,台资企业管理制度严格,工人对薪酬不满,工人压力,工人以前只顾温饱,现在逐渐认识到权利。

而另一方面,市场环境以及国家推行新政策后不断上涨的成本也成为企业运营中面对的一大难题。

“伴随着原材料、人工等成本的上升以及内外竞争的加大,新劳动法出台规范像鞋类这样的中小制造企业来说有好处,但也相当有大压力。”来自广州市步天鞋业有限公司创始人,广州市白云区鞋业商会会长李健祥向网易财经透露,现在行业成员基本都会讨论上述情况。

李健祥认为,政府政策是为企业更好的良性发展,目前中国制造业正面临一道坎,原材料诸如皮料越来越缺少,成本增加,环保要求也越来越高,一双鞋子的单价成本上涨15–20%。

“开发一季的样板,若订单稳定一些,利润还高;一旦遇到订单取消,情势不容乐观。”

他指出,以前国内OEM有优势,但目前来看价格优势比不过土耳其。相比欧洲国家而言,国内企业关税又高,普通的员工薪酬现在一般达4000–5000元每月。在人民币汇率不断波动下,其实对于企业来讲,社保不是一笔小数目,参照政府规范做事,企业基本死掉,而那些不规范的企业或许还能存活一年两年。

根据裕元最新的业绩数据显示,2013年该公司营业额为75.8亿美元,同比增加4.1%;而净利润则为4.35亿美元,同比减少7.1%。而东莞高埗鞋厂占该集团生产量约10%。裕元在财报中同时指出,中国消费开支依然疲弱,政府规定的社会福利费用增加,以及通货膨胀压力,导致公司整体投入成本不断上调。

而为应对此次员工维权,裕元预计到今年年底,因员工福利金调整以及津贴费用其开支将达3100万美元,由于涉及员工人数以及补缴社保的详细材料多,目前实际补缴提拨的金额款项仍未最终确定。

不仅如此,员工的这一维权运动还将导致公司的业务受到影响。日前市场就预测,若此次大规模停工持续下去,将可能波及耐克、阿迪达斯等运动鞋客户的订单生产进度。事实上,东莞高埗裕元厂罢工蔓延外省,近期,阿迪达斯发言人Katja Schreiber对外透露,为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事件对营运的影响,公司正重新分配未来的订单,部分原本属于裕元东莞的订单将被转移至其他供应商。

东莞制造业转型的阵痛

网易财经注意到,近年来,东莞裕元鞋厂陆续发生大大小小多起因福利问题员工维权事件,这或许正揭开东莞这个曾被誉为“世界工厂”的经济升级转型阵痛。

“世界工厂”曾经作为东莞的代名词,在近年来却越来越少出现在公众视野。深圳皮革协会秘书长刘维东表示,国家政策也有不合理地方,诸如裕元这类鞋厂商,很多工人干几年就跑了,而企业缴纳的社保这部分是不退出。

“近两三年之间,随着人口红利消失,60后、70后那一代相当吃苦,但目前80后、90后的人,很难吃苦耐劳。加上现在订单不稳定,国外经济疲软,内销竞争鸡肋,成本上涨幅度高达50%。”刘维东说,以前鞋厂纯利都在7–10%,而近两年,这一数据跌到3–5%,成本成为制约制造业发展重要因素。

李健祥表示,政府在推行的过程中应该来慢慢改善,让企业适应,一旦有负面东西爆发出来,对企业对员工都没有好处,政府也应该有相应的补救措施。

李健祥认为,今年制造业大环境不好,面临更严峻的考验,从2008年整体经济在下滑,其实经济都没到谷底,预计今年会是最低谷,企业面临洗牌,行业处于调整期。他表示,能够生存下来下来很少,预计能稳妥发展不超过20–30%企业。若支撑不下去,被迫关停定转。一旦企业熬过去,好好规范,生存下来企业将会更强。

刘维东认为,对于东莞来讲,绝对是一个重灾区,制造业萎缩厉害,劳动力短缺,很多厂房闲置。

在近期走访东莞的实地调查中,网易财经注意到,连东莞高新技术产业区松山湖工厂外面都张贴着招工的广告,而距离该园区不到十余分钟车程的寮步,更是存在大片的工厂招租情况,特别是当地农民自建的工厂空置更多不甚数。

林江分析,东莞腾笼换鸟转型中,企业的转型并非政府出台几个政策就能解决,包括市场,成本都是问题,政府对产业的支持力度还不够。

他认为,东莞现在的状况是旧的还没升级,新的还没出来,中间行业也没有发展起来,比如物流。它可以对接高端的产业,也可以对接低端制造业,但在东莞发展并不充分。

来源:网易财经

Section: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