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工会”与沃尔玛的战争 维权VS维稳

2014年3月31日晚,一辆大卡车驶进了沃尔玛常德店的收货部。一直密切关注此地的员工们迅速聚集起来,用两辆女式摩托车横在卡车面前,试图阻止其把货物带走。

过去26天来,收货部,成为了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和因关店被遣散的员工们拉锯的地方。沃尔玛想把货物从这里运走,但工人们不让。

拉锯战始自3月5日。头一天,该店突然单方面宣布关店。次日起,员工们每天自发工作16个小时,甚至集体睡在超市里,看守着贵重资产不被沃尔玛运走。他们担心,在关于遣散补偿的争议结果还没出来之前,店里的资产如果被转移,他们将失去一大谈判砝码。尤其是收货部门口,成了劳资双方同时重点盯防的区域,因为只有这里能够出入大车,转运货物。

未来三年,沃尔玛计划新开110家店,同时关闭15-30家店。图为被关闭的沃尔玛常德店门口(刘志毅/图)

3月21日,数十名警察对超市进行了强制清场。但此后,员工们仍高度关注着收货部。

就在31日晚间员工们用电动车挡住卡车的当口,在收货部北面几十米外的烈士纪念陵园里,黄兴国正坐在纪念塔边,用手机实时联系着现场的员工。

黄兴国是沃尔玛常德店的工会主席。在2013年工会主席的换届选举中,时任副主席的他以全票当选。这次,正是履新才一年的黄,指挥着这场近几十年来或许是首次有影响力的工会维权行动。

黄并没有出现在冲突现场。他担心万一被带走,维权或许将失去“工会领导”的合法性。

做一回“真正的工会主席”

事情来得实在太突然。

3月5日,沃尔玛常德店突然宣布闭店及员工安置方案,涉及全店共135名员工。店方还将19日定为员工接受的最后期限,并准备举行“闭店沟通会”。

而就在19日当天,一线员工的工作岗位当即被外地前来的同事所取代,工号已经不能进入系统,店内出现了大量陌生人。员工们人心惶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拒绝参加如此仓皇的“沟通会”。

按照正规的闭店程序,工会应当提前一个月被告知,并召开大会通知员工。

在店方公布的安置方案中,两个选项分别是分流安置与买断补偿。分流安置是让员工们前往其他门店工作,不过离常德最近的一个门店,也在近百公里外的益阳。大多普通员工家在本地,升高的生活成本使这个选项变得不现实。

另一个选择是买断补偿,支付N+1(N为工作年限)个月的工资,数额也尚存分歧。

黄兴国本打算平静地接受闭店分流这个安排。如无意外,他将从常德店的行政经理兼工会主席平移到长沙或者益阳某店的平级主管,待遇不变,他甚至被暗示,可能还有晋升机会。

但店内员工一直没有通过官方渠道收到消息。就在公司张贴《停业公告》的前一天,黄兴国改变了主意。

“我看到资方太强势,员工们太弱势了。”他说。甚至有一位主管不愿被约谈(安置方案),被副总指认出来,三个人“追着他谈”,平时很坚强的他跑到家电区,突然情绪失控,哇哇大哭起来。

于是,黄决心做一回“真正的工会主席”。

3月4日下午5点,他在电话里向店方表示,公司突然宣布关店,没有提前一个月告知,侵犯了工会的事先知情权。工会委员会拟定了15项诉求、制定了工会会员委托书,向劳动监察、信访局和派出所送出了维权说明。

他们还向常德市总工会发出了求助信。第二天,街边的横幅上,出现了员工们的口号与诉求。

这样的行动将黄兴国和工会委员们推到了风口。

劳资三项分歧

7日下午,店工会和沃尔玛资方在常德市总工会进行了首次劳资沟通,超市所在的武陵区政府、区信访局、区商务局等相关政府部门悉数到场。在历经7次沟通会后,诉求从最初的十五项减到十四项,谈到最后的三项分歧,劳资双方始终无法达成完全和解。

员工们最在意的,还是企业单方面做出了一切决定,“完全不尊重我们,我们就是要争这一口气”,前沃尔玛员工周志刚说。

员工们几乎都能记起自己进店的准确日期,以及沃尔玛的口号——“尊重个人、服务顾客、追求卓越”。一名女员工说,“但我觉得第一条它现在就已经完全违背了。”

3月20日,工会代表仍在坚持的77名员工就三项尚存的分歧向店方发出了谈判邀约函。员工的三项要求分别是,将目前的经济赔偿金翻番;如果分流到其他店,子女转学、租房等生活成本的增加由资方负担;按工资集体协商加薪比例,补发折算的2014年截留工资。

但此时的沃尔玛已经不愿再出现在谈判桌上,并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闭店。

市总工会一位参加了多次沟通会的人员透露,如果要通过谈判改动沃尔玛的闭店安置补偿措施,可能要到美国总部获取权限,而且将影响到之后所有的门店闭店政策,成本可能增加很大。

沃尔玛区域公共关系总监李呈舫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有分歧有争执很正常,如果没办法的话,那么劳动仲裁、法院判决也好,我们都是接受的。”他表示,在中国其他门店关闭的情况基本顺利,所以形成了惯例。

常德店工会则主张,沃尔玛是“经济性裁员”,且违法解雇,应按相关法规支付两倍赔偿金。

但是,分店关闭是否属于“经济性裁员”,成为争议焦点。

应劳方与店工会的委托,曾参与劳动合同法起草的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常凯以法律顾问身份介入了这起集体争议的协调和处理。

常凯认为,即便对法条的理解尚存争议,具体的数字是一倍还是两倍双方都可以坐下来谈,但是店方的闭店程序违反了劳动合同法,无视职工和工会的存在,应负其责。

而且,店方在没有任何理由说明的情况下,明确拒绝了店工会提出的集体协商谈判邀约,而且还断然拒绝了常德市总工会关于邀请常德沃尔玛劳资双方到市总工会举行集体协商谈判的建议。这违背了工会法。

常德店的员工们在工会组织下开始了抵抗。市总工会也传来了消息——作为基层工会的“娘家人”,市总工会支持基层工会依法合规地维权,但是不要“扩大化、政治化”。

如今,沃尔玛常德店维权行动的影响并不只限于国内。

3月24日和28日,总部在瑞士的国际工会(UNI)以及美国劳联-产联(AFL-CIO)还分别发布声明,支持沃尔玛常德店及马鞍山店工人们的诉求。马鞍山店也是在上月关闭。

常凯认为,常德沃尔玛闭店事件的启示性意义在于,在工会法条文中明确的程序怎样落实到实践里,又该如何立法规范企业关闭和员工安置、工人的集体行动。

工会维权VS政府维稳

三年前,当黄兴国在衡阳参加工会主席短期培训的时候,他可能很难想象,要“真正做一回工会主席”,情况有多复杂。

3月21日,派出所的警车带着120急救车来到沃尔玛超市外,数十名警察进行强制清场,员工被两人一组地架出工作场地。清场过程中,甚至有两名员工被警察带走,其中女员工声称怀孕而被提前放回,另一名男员工则被行政拘留了5天。《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拘留的原因是“伙同他人在沃尔玛超市强行占据卖场”。

黄兴国一直疑惑的是,为什么资方还没有回到谈判桌上,仲裁也还没有开始,政府就出动力量帮助资方清场了?

除了跨国企业可能带有的“政治因素”,市总工会的一名副主席还说,政府有时为了GDP,“把老板利益看得太重”。

在此之前的3月17日,常德市武陵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出具了一份《关于沃尔玛闭店职工安置方案情况的调查说明》,认为资方的处置合法。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该监察大队谭队长表示,出具调查说明本不是监察大队的法定职责,也不具备法律效力,更不是行政处理决定,也没有被引用去做什么有效力的决定。但在黄兴国及工会委员们看来,这就是政府一切行动的依据。

劳资双方都开始揣测政府的角色与倾向。一位接近省总工会的人士表示,如果不是政府介入,事情不会变得如此复杂,这是“越维越不稳”。

黄兴国的动作也不得不有了变化。一开始他接触媒体知无不言,到后来对于媒体造成的过大影响力也会有所顾忌。他原来可以说领导一个“维权小组”,到后来声称“我们就是沃尔玛工会委员会,不是‘维权小组’,这是统一的口径”。工会的一名委员在讨论中说,以工会的名义组织起维权活动,等于是把总工会绑上了维权的战车,这样各方都投鼠忌器,“要是以其他的名义,早就被打压下去了”。

他还特别声明,从没有以工会名义向国外发过信,那只是网上的志愿者志愿翻译发过去的。原本,他只需要考虑自己的维权和相应的法条,到现在,他也要考虑是不是有损于“维稳形势”。“依法合规”成为他面对向记者时最常用的词。

但是政府的角色与信号似乎总不够明朗。3月31日,原本递交到市劳动局的仲裁申请以属地管理原则被退回,市局让黄兴国将材料交到区劳动局。区劳动局以沃尔玛是在市工商局注册的为由,让他们再交去市局。最终市局表示愿意受理,但是要周四去送材料。当晚,市总工会负责人再次打来的电话又说,“不要等到周四,明天就去送材料,已经都说好了。”

市总工会提供的法律援助律师一开始支持他们的诉求,后来也改口变成了“诉求被最终支持的可能性不大,但仍愿提供法律援助”。

这样的暧昧令所有人晕头转向。

“他们也是用心良苦,大家都很辛苦。”黄兴国说。好多曾经的老员工在此刻出现在常德,工会委员们不得不开始分析,谁可能因为关系好而被说动,被“分化瓦解”。

黄兴国一度每天给员工们开会,站在收货部的平台上讲话。这个身材不高的常德人乡音浓厚,在专门开设的维权博客27日的日记视频中,他说道,“大家团结在这里,因为你们显示的是中国工人的力量!”黄兴国一边说着,一边握起了拳。

标准之战

由于沃尔玛常德关店,同城的大型超市纷纷挖走了沃尔玛的前员工,但是主要的工会委员始终没有接到一个邀请去其他超市工作的电话。

“莫把自己名声搞臭了”,有人提醒黄兴国和他的工会委员们,不要再出头了,免得“没有企业敢招你们了”。黄兴国说,就算这次维权成功了,可能也得离开常德了,“但是我想我们能干,怕什么”。

现在,这个由员工提名、投票选出的工会委员会已变身为一个标准的企业团队:有人对外,负责媒体、政府;有人对内,负责稳定军心;有人负责宣传,在微博、博客实时更新他们维权的进展。

常德的沃尔玛员工们还关注着马鞍山、盐城,这些都是传出关店消息的地方。“如果我们成功,那么后面关闭的店也都将参照我们的标准,”常德沃尔玛工会帅副主席说,“这更是沃尔玛花大力气也要坚持的原因。”

常德沃尔玛的工会委员们只是害怕像之前的无锡关店事件一样,被资方一拖再拖,最后员工全都没了耐力,被迫接受。

3月31日晚,当员工的两辆小摩托车试图阻挡沃尔玛派来的大卡车时,黄兴国的电话铃响了。市总工会法律援助部的张部长告诉黄,不能阻挡,否则出现的严重后果将由工会主席负责。

几分钟后,横在出口前的两辆电动车被轻而易举地挪开,一辆长沙牌照的大卡车载满货物缓缓开走,没人拦截。

来源:南方周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