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芜百余医护人员罢工,悼念上班期间遭袭身亡的同事

据报道,山东省莱芜市莱钢医院儿科全体医护人员于10月4日和5日参加罢工,悼念早前被患者家属持刀砍伤致死的同事李宝华医生。包括该院医生、护士、学生、和李曾医治过的患儿父母在内的近千人在医院内高呼“宝华走好,严惩凶手,还我公道”。

图:10月4日的悼念活动 来源: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当天的悼念和抗议活动一直进行到下午3点,该院院长张绪春要求科室主任冯德利带医护人员返岗遭拒。据悉,冯德利是李宝华的老师,且同为医院暴力的受害者。微博指,冯已经提出口头辞呈,并在5日拒绝为科室工作人员排班。

与此同时,院方多次找组织参加悼念活动的医护人员谈话,其中包括一名怀孕7月却坚持参加悼念的护士。莱钢医院工会在6日下午发文组织募捐,并称医院全体负责人对李宝华表示“深切缅怀”,对其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图:院长劝阻悼念活动人员 来源: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新浪微博有人发文称,行凶者名为陈建利,陈的孩子于2016年1月26日在莱芜莱钢医院出生,当时医护发现孩子有先天性畸形并同时患有重症。在院治疗期间34岁的李宝华向家属介绍病情,但家属拒绝继续治疗,孩子两天后夭折。据悉,陈在要求见医院领导不被理睬,及要求私了未果之后,叫人砸坏了医院办公室的桌椅和其他办公用品。有微博文章评论道:“医院领导及其所属保安部门,的确在纠纷事件的处理,以及李宝华医生被砍期间快速反应上存在巨大问题”。

命案事发10月3日上午11点,上了十几个小时夜班的李宝华在去更衣室途中遭遇手持砍柴刀的陈建利,陈遂将李砍成重伤,并一度阻止医院对其进行抢救,李后于当天下午4点因伤势过重不治。据当地媒体报道,李宝华身中多刀,其中12刀在头部。

6日上午,李宝华所在的儿科同事们不顾医院阻拦,在护士站为其设立了简陋的灵堂。

10月7日,在多方呼吁下,莱钢医院在院属殡仪馆搭设灵堂,允许医护人员和医科学生前往悼念李宝华,但不准非本院职工入场,且不准职工拍照、拉横幅、喊口号,以及向外发布信息。员工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灵堂内”只要穿便衣队全部都是警察“,“就是去祭奠,大家心里难过,哭了几声,院领导就认为情绪控制的不好,全部赶走”。

李宝华的妻子马媛与其一同供职于莱钢医院,是该院神经外科的护士,两人育有一名6岁幼子。微博帐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称,在场医生描述:“在我看来,马媛傻了,家人背着去的,先是盯着遗像一句话不说,一声也不哭,之后又光喊李宝华你给我起来,真是看到心都碎了”。

据新浪报道,有同为医生的人在其朋友圈写道:

“每当别人知道我在医院上班,总会说一句:你们的工作很辛苦啊。我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有点纠结,说不辛苦,貌似我们的工作时间长,责任心重,压力大,还要无休止的倒夜班,不能算不辛苦;说辛苦,毕竟现在哪个行业要是想做的还算好,都不轻松。我们干了这一行,并且要继续干下去,心里对这份工作虽谈不上极度热爱,总不能算是讨厌吧!”

“我的同事,平平凡凡,本本分分在这个岗位上从业十几年,工作算是兢兢业业,从他的面相上也看出是一个温润的人吧,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因为从事了这样一份让人既恨又爱的工作,厄运就发生在他的身上,而且他不是牺牲于与敌人的作战中,不是牺牲于抢救国家他人的生命安全中,虽上了十六个小时的夜班不得好好休息(医生下夜班常规查完房才能休息),但也没有累死在工作岗位上,却以这样极其惨烈的方式离开我们,35岁啊!并没有享受天年,人生还有大把的好时光,为你英年早逝,我当有一哭,为你逝于非命,我当有一哭,为你我同事唇亡而觉齿寒,我当有一哭。”

“难道,医务人员的权益要靠我们自己的鲜血来保护?我同事的血已经凝固,希望再过七天,七个月,七年,大家不要渐渐淡忘了才好。”

事件发生后,多个相关部门发表声明。其中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公安部严厉谴责此类伤害医务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称其对暴力伤医始终持零容忍的态度,并将依法严惩违法犯罪分子。目前,陈建利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由于针对医护人员的暴力事件频发,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于2014年4月联合向社会发布《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但收效甚微。

CLB此前曾报道,2016年5月期间,全国至少发生6起针对医护人员的暴力事件。仅5月23日当天,就发生了5起暴力事件,8名医生被打入院。

中国医师协会2015年发布《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称医疗暴力分为语言暴力和行为暴力。其调研结果显示,59.79%的医务人员受到过语言暴力,13.07%受到过身体上的伤害,而仅有27.14%的人未遭遇过暴力事件。《白皮书》还同时指出,医生工作压力巨大,而这些压力的源头是其工作量特别大、患者的期望值高、医疗纠纷多、伤医事件频发等。据专门记录全国群体性事件的博客统计,2015年共发生了43起医护人员进行游行、示威、集会等事件,引发原因主要有低薪、欠薪、和医院改制等。

历年来,中国在公共医疗方面投入过低,医院以药养医情况严重,而医护人员面对商业化的医院管理层,毫无集体议价能力。当患者因看病难、看病贵、出了医疗事故无法解决而迁怒院方时,第一线的医生和护士往往成了受害者。该事件之后,估计会有更多的医护人员选择发声并采取抗议行动,以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和应有权益。

Section: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