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缺口黑洞难填 企业职工会否被掠夺?

中国社科院12月28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统账结合制度下的隐形债务达86.2万亿元。

同样是在28日,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指出,养老金未来缺口测算由于情境不同,结果也不同,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体制不改、机制不转、政策不调整,缺口是必然的,“不是一星半点的缺口,而是巨大的缺口。”

而缺口之下,各地提高企业职工社保缴费基数已成为近几年的一种“常态”。

据《每日经济新闻(微博)》报道,2015年1月1日起,将有天津、重庆、福建、江西等省份执行新的社保缴费基数标准。与2014年相比,其用人单位和职工需要缴纳的社保费用将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事实上,我国企业及个人社保缴费比例居高不下,企业与低收入者缴费压力逐年增大。随着老龄化进程加快,收支矛盾还在扩大。

马凯28日也坦言,现在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至50%。如何既降低缴费水平,又不影响当期社保缴费收入,需要进一步研究。对此,人社部方面表示,目前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具体方案的设计重点,就是统一确定缴费的基数和费率。

隐形债务加大未来财务风险

作为《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4——向名义账户制转型》的分报告之一,中国社科院这份名为《现行统账结合模式下隐形债务预测与测算》的报告称,以2012年为基准,社会统筹账户的隐形债务为83.6万亿元,个人账户的隐形债务为2.6万亿元,合计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统账结合(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制度下的隐形债务为86.2万亿元,占2012年GDP的比率为166%。

“如此庞大的隐形债务,并不会立即造成当期财务的严重赤字,但会逐渐反映在未来的财务账户上。”报告称,隐形债务将在未来的现金收支中逐步转为财务缺口,隐形债务越大,代表基金准备越不足,基本养老保险财务困境将在未来年份中呈现。

这并非中国第一次对养老金的隐形债务做出测算。最近三年,至少有五家机构发布了关于养老金隐形债务的测算数据,包括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团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团队等,尽管数字不一,但是都显示养老金未来面临巨额资金缺口。

在28日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上,马凯在答复关于养老保险基金缺口的问题时称,从当期看,基本养老保险收支运行总体是平稳的,基金收入大于支出,尚有结余,从未来看,收支平衡问题比较突出,不确定性很大,因为影响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和支出的因素都是多样复杂的,缺口到底多大也难以确定。

他指出,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体制不改、机制不转、政策不调整,缺口是必然的,“不是一星半点的缺口,而是巨大的缺口。”

2013年出现的一个新情况是,养老保险征缴收入和支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人社部数据显示,2013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总收入的增长率为13.40%,总支出增长率为18.69%,后者比前者高5.29个百分点。

面对庞大的隐形债务和日趋严峻的收支状况,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建议,尽早面对、尽早改革,任何的拖延只能加大处理的难度。

财政部长楼继伟近日也公开表示,中国的社保改革“不能再等,要快”,财政部会对社保改革进行担当。

企业和职工缴费压力加大 利益被掠夺?

多地近日公布的2015年社保缴费基数显示,2015年企业职工社保缴费将增加。

天津市人社局近日公布的《2014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和2015年度社会保险缴费基数标准》显示,天津市2015年用人单位和职工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失业、工伤和生育保险费基数的最低和最高标准分别为2812元和14058元。

据了解,天津市上述五项社会保险的缴费基数,在2014年度时最低和最高标准分别为2530元和12780元。也就是说,天津市2015年城镇职工社保缴费基数下限将要上调282元,上限则要上调1278元。

除天津外,重庆、福建、江西等地2015年城镇职工社保缴费基数也于日前敲定。

根据上述三省份人社局已公开的信息,2015年1月1日起,重庆市个人养老险缴费下限每月将增加68元;福建无雇工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月缴交养老保险费将比以往增加60元,月缴交养老保险费基数按1600元执行;江西省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2015年缴费基数最低为1550元、最高为11625元,较2014年分别增加了130元和975元。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各地对社保缴费基数的调整,均是基于2014年当地的社会平均工资的增长。统计数据显示,随着近年来各地社会平均工资水平的不断攀升,社保缴费基数也随之上涨。

有社保专家认为,社保缴费基数的连年上调,加大了企业和低收入群体的缴费负担,使企业职工的可支配收入缩减。

除了每年持续上调的缴费基数外,我国企业职工的社保缴费率一直居高不下。以养老保险为例,单位和个人分别缴纳20%和8%,高于国际上大多数国家。

对此,马凯表示,“现在的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50%,企业觉得负担重”。

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对缴费基数和费率的回应是,“目前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方向已经确定,在具体方案的设计上,重点是统一确定缴费的基数和费率,归集中央统筹基金,增加和用好中央财政补助资金。”

此外,随着养老制度改革的推进,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一事已经被提上日程。此前有传言称,公务员养老保险大规模的资金缺口,或将连累企业养老保险,并动用企业养老金。

据统计,我国在职公务员数量约700多万,各类事业单位126万个约3000万人。养老金并轨,意味着这3700万人将转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体系中。

而要实现数千万人的养老金并轨,需要一笔巨大的成本,业内测算可能达到数万亿元。

高额的转型成本如何覆盖?两个思路:要么由财政支付这一部分缺口,要么机关事业单位用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钱,暂时补缺。但问题是,这两条路都面对巨大压力。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指出,“当年企业职工养老转轨之初,养老账户空无一文,统筹账户的基金缺口主要由财政来弥补,过渡养老金也是从养老保险基金池中解决,一直到今天逐渐收支平衡。”他表示,财政显然是出不起这笔钱,势必要占用企业养老保险的存量基金,但这对企业职工来说又是一种掠夺。

马凯日前在接受委员询问时说:“机关事业单位和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并轨问题,近期文件就要印发,印发后还要召开会议部署。”究竟文件方案如何解决并轨成本问题,还需拭目以待。

来源:腾讯财经

Back to Top